河南保险价格联盟

一座瓷城的起落

楼主:新时代快讯 时间:2019-01-12 05:44:07

逶逶迤迤的内蒙古准格尔大山中,可谓遍地是宝。资料显示:中国含煤建造高岭土(高岭岩)储量占世界首位,探明储量为14.42亿吨,其中内蒙古准格尔煤田的资源最多。

 

从准格尔旗府所在地出发,沿荣乌高速行驶,视野所及,苍苍茫茫,一望无际。那数不清的梁峁,千姿百态,形状各异,正敞开它们的博大胸怀,以真诚和无私养育着这里的万物生灵。到碌碡堰收费站下高速西行几公里,可以看到“准格尔召镇”钢铁龙门架。下长坡顺路东行,便是黄天棉图的地界。

 由此驶入黄天棉图


单从名字效应上说,在民间,黄天棉图的招牌远比准格尔召镇叫得响。

 

黄天棉图,这土得掉渣的名字却曾经是内蒙古有名的瓷都。众所周知,烧瓷需要水、煤、高岭土三项重要资源。而这些全被黄天棉图囊括。这里的山是生存在这条沟里人们的物质和精神寄托,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生命源泉。

 

准格尔由来已久的陶瓷历史,当然要首提黄天棉图。据早年的伊克昭盟志载:1903年,神木人孙留柱与准格尔旗哈拉庆富户吴八合股烧瓷,有炉工8人,资金不上百元。 1956年,在原有私人作坊的基础上,成立哈拉庆瓷业生产合作社(1957年与其他社合并为哈拉庆国营耐火材料厂),生产并经营耐火砖、日用粗瓷、硫磺、煤炭等,销路不畅。以后,准格尔旗哈拉庆国营耐火材料厂于1961年由国营转为集体,不久停止生产陶瓷,转为煤炭生产合作社。1980年,恢复陶瓷生产,改名准格尔旗黄天棉图陶瓷厂。产品仍以粗瓷和日用瓷为主。19861月,试制成功外墙釉面砖,产品行销区内各地及邻近省区。到1987年,产品包括成日用瓷、彩釉外墙砖、紫砂地砖、耐火材料、瓷瓦、泡花碱、原煤等。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当时,除煤矿外,打工挣钱地方集中于榆树湾的磺厂、水泥厂等建材工业;沙圪堵、纳林地毯厂等一批二轻企业。黄天棉图成为无数农村剩余劳动力淘金的宝地。这里成为许多人人生的转折点。我们村里就有不少人在当地白手起家,艰苦创业成为企业高管或小老板。让人着实羡慕不已。

 

1996年初春,小编从准旗东部区来到这里打工。其时,我国陶瓷市场上以小规格瓷片为主。黄天棉图陶瓷厂概莫能外。短短的十年间,这里的发展速度着实让人惊讶:从小山村到工业区的蝶变后,大量资金倾向水电路讯等基础建设方面。陶瓷厂更名为神山陶瓷企业集团。还成为当地政府重点挂牌保护对象。一分厂、神峰、神鹿、神懿、神奇、塞恒、煤一矿、煤二矿等十多个分支企业遍布工业区。夜色中的神陶大楼在霓虹灯的照射下格外醒目。白天,不论是厂子的主生产区还是街道上,人来车往,好不热闹。

那时,初出农村的我乍来这个灯火通明,繁花似锦的工业园区,心中满是激动与向往。然而现实相当“惨酷”:我们工作的素烧车间正中间是两条十多米长的火火窑炉,均温高达1300℃以上的大窑炉,即便是在冬天,车间内温度也在40℃以上,而到了夏季,车间更是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火炉”,温度最高时可达60℃以上。进车间门,汹涌的热气扑面而来,进车间不到1分钟,汗就顺着后背流下来。

那时,我在车间负责推炭打炭掏灰。用小平车先将红红的高温灰用大长锹从深坑中一锹锹挖出来直至灰完底现。然后再从百米外的煤场,将大炭一车车拉运在在窑炉前,再用大铁锤打成不大不小正好能放进炉口的碎炭。我数了数,一个班,至少要推运40来车灰渣和块煤。相当于4吨的重量。置身于闷热的环境中,似乎全身的器官都发动起来开始排汗,鼻尖、脖子、前胸、后背都在排汗,身上的衣服经常被汗水湿透又被高温烤干变得发硬。陶瓷厂没有职工澡堂,一身煤黑回去自己租房处清洗。那时,一个月全勤可拿300元,一天平均十块钱。可以说,每一分钱是苦一点汗一点挣的。

 

我们一分厂主打产品是小型内外墙砖。从产品的原料组织采购到产品成型包装,作业流程很多,如煤运、粉碎、球磨、湿粉、压形、素烧、喷釉、釉烧、筛选检验、打包等诸多环节,环环相扣。来不得半点马虎。陶瓷厂的窑炉都是从年头烧到年尾,除了中间短暂的停产检修。

 

陶瓷行业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噪音、粉尘、高温等对工人健康威胁很大,易发生职业病、火灾、机械伤害等危险。但相对农村偏辟穷困的现实环境,打工者将梦植根于这片沸腾的土地。在漫漫人生道路上,他们跋涉摸索,仿佛用颤抖的双手用力撕开如墨的乌云,而后看见绚丽的阳光。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用心血和汗水,编织着自己的梦想。

打工的生活有苦也有乐。一年夏天,当厂区有人破天荒搞起个舞厅时。苦燥的生活增添了一丝活力。每到晚上,吸引了无数大龄青年男女。彼时的神陶集团,最盛时职工达到千余人的规模。正可谓是一个产业带动了一个地区的经济。

 

其时,为发展壮大建陶产业,当地提出一个远大目标:重点引进外地著名陶瓷企业的先进技术、工艺和装备,建设北方重要的陶瓷生产基地。将神山打造成继广东佛山、河北唐山、山东淄博后的中国北方最大瓷都。在我离开的时候,雄心勃勃神陶正在上马年产1600万件的日用瓷项目。各种建设项目如火如荼。

 

不过事与愿违。后期,随着周边产区的快速崛起,以及市场竞争压力渐大,当地建陶产业发展未达预期规划。现实具体状况是:周边陶瓷产区发展迅速,“划地销售”已成定局,陶瓷产品销售很难外延,致使当地陶瓷销售市场狭窄,相较于技术成熟、品牌知名度高、市场占有率高的南方企业,加之全行业产能过剩、市场萧条,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逐渐败下阵来。工厂发展到入不敷出的地步。工人们不能按期领到工资。曾经为企业而艰辛付出的职工们不得不在另寻出路。一批批打工者开始搬离、告别这里。

 

在当地陶瓷产业萎缩不前的时候,煤炭产业却如日中天。特别是西部区的精煤受到抢手,价格扶摇直上。短短几年时间,一条山沟冒出无数座大大小小不等的煤矿。入股分红者年年坐享其成。涌现出一批暴发户。

 

到后来,黄天棉图的建陶企业陆续退出舞台。陶瓷发展中心移向沙圪堵的准格尔经济开发区。

 

今天,当我再次走进黄天棉图陶瓷厂的旧厂区时,呈现在眼前的是荒草丛生,墙破屋衰的荒凉景象。在寒风中高高耸立着的烟囱,孤零零地无声诉说着这里的苍桑巨变。在一分厂的釉烧车间里,地上堆积着大量包装已破开的釉砖。有的七零八落,有的整齐码放。辉煌与落魄,变革与沿袭这里仿佛瞬间凝结。让人感觉到历史瞬息万变脚步的沉重。所有的一切让我们不由得百感交集。

 

90年代到今,不知不觉间已过去近三十年。当年的黄天棉图陶瓷工友们从青春年少已人到中年。有的已近不惑。更有白发苍苍者。最近,曾经在陶瓷厂工作过的部分职工因为社保新政,补缴养老保险而重新走到了一起。往事如烟,温馨如昨,碰面和相聚使大家重温起那些年一同走过的日子,过去的苦与乐;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仿佛就在昨天,或现在。对于“战壕中战友”来说,每个人现在取得什么成就并不重要,因为每个人都有自身的存在与价值。我们或许没有必要去计较身份与地位的高低,也没有必要去苛求财富的多少,只要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彼此共处的时光就可以了。

 

当年对外的食堂

当年的神陶大楼已易主新人

锈迹斑斑的一分厂大门

早期的陶瓷厂办公场所

人去房空的办公室

今日的黄天棉图以煤业为主

杂草从生的厂区院落

高耸的烟囱与破衰的厂墙

熟习而久违的建筑已在历史之风侵蚀中衰败不堪

●浸含职工汗水的大量釉砖被废弃于旧车间内

1997年的月工资表,看看受一个月能挣多少

当年的厂领导如今成了小超市的老板

●这两天,许多原职工依据当年的工资表办理养老保险

●今日黄天棉图街景 

你在黄天棉图陶瓷厂工作过吗?你有什么工作与情感经历可以在下面留言与我们一起交流!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