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保险价格联盟

【檀热点】工资八千到手六千,钱哪去了?

叶檀财经2018-07-10 15:15:28



简单有底线的减税是务实之举

粗放的、信用不高的社会不适应复杂税制

希望被天狗吃掉的那一块月亮

多一点亮光给人间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释放明显的减税信号。2016年是中国减税大年,这是一件有益之事。必须指出的是,在中国这片土壤上要发挥减税的作用,税则必须简洁而明确,信用不彰之地,程序越复杂,漏洞越多成本越高。


瑞银证券测算,明年政府减税规模约在7437亿元,其中营业税改增值税减税规模约为3836亿元,社会保障相关费用减税规模约为2403亿元,算上小微企业减税等项目,2016年合计减税规模约为7437亿元,占GDP(国内生产总值)约为1.1%。这不是个小数字,减税起到刺激经济与消费的作用,才能对得起大动干戈的成本


以往政府、企业与个人的承担的社会保险成本,一定程度上是在为建立基础社保买单。但高昂买单难以持续,并且使提高最低工资等举措,看上去更像是让企业与职工为社保黑洞买单的可疑之举。


在2014年年末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的联组会议上,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在回答委员质询时表示,现在的养老保险缴费水平确实偏高,“五险一金”已占到工资总额的40%至50%,绝大部分省市的缴纳比例都在工资总额的40%以上。相关数据显示,在与125个国家的社保费率对比分析后,只有11个国家的社保费率超过40%,而且主要是发达的福利国家




财会专家马靖昊拆解工资社保构成,举证称,某一雇员目前月薪8000元,在扣除五险一金及其个税之后可支配工资收入6053.9元。某天雇主为之加薪2000,该雇员税前工资涨到了10000元,正式晋身万元水平。不过,如上所述,在扣除了杂七杂八后,该雇员每月到手工资为7454.3元,较之此前的6053.9元增加了1400.4元。而雇主付出的代价是,为了这1400.4元,须增加的用工支出,由此前的11528元增至14410元,增加2882元,是雇员到手工资增加额的2.06倍。


如此之高的费率增加了企业成本、削减了企业福利。雇主与雇员宁可将现金握入手中,心照不宣地维持最低工资,甚至一些行业很少签订正式用工合同。笔者到街边的饮食店与洗车店随机调查,问起三险一金时,业主呵呵大笑,现在就已经艰难为生,签订劳动合同为洗车工们缴纳三险一金,干脆关门大吉。有的业主毫不隐讳地说,我们跟他们签订的不是用工合同,而是企业项目的转包契约,让他们自己为自己负责。


乍听之下,似乎无良业主一味盘剥工人,但这是非常浅陋的解读,企业的第一要义是生存,成本不会消失,只会转嫁,所以吃饭、洗车越来越贵,如果转嫁不了,只能关门大吉。按照目前的缴纳方式,多数中小企业难以维生,也就谈不上就业机会。降低社保相关费用是务实之举



不会让缴纳者的老年生活质量更低劣,目前企业员工所缴纳的部分最终有多少会进入个人帐户,即使真实的进入个人帐户,还能够追得上货币贬值的步伐,得打个大大的问号。由于社保资源分配不公平,通常“吃公家饭”更高更有保障,而官员到了一定级别保障更是无所不包,相当于很多人在为这些高保障者支付成本。无怪乎,总是体制内的部门人呼吁提高最低工资,呼吁提高缴纳额,谁获益多谁喊声响


真正最底层的打工者朋友受益极少,流动的制造业大军即使获得企业优厚的保障,在离开当地时也未必能够带得走,此前广东的农民工朋友在离开广东某个城市时,会排队拿走自己所缴纳的部分,虽然这样他们会“吃亏”。但现在体制逼迫他们作出貌似不理性的理性选择




减税有必要简洁明朗,成本可控,不应该实现复杂的抵扣等办法,比如有人提出个人所得税家庭负担抵扣、房贷利息负担抵扣等,这除了为更多的人谋求税务部门的职位外,没有其他好处。谁来计算家庭负担,谁来核实,谁来审批,重重叠叠都是财政成本与信用成本。对我国的信用土壤必须有准确的估计,守住底线就行。


去年2月28日,《中国青年报》披露在2013年的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谈到,有一位副部级官员,村干部为了“讨好”他,一直给他父亲发放低保,强调低保金的发放要像划分土地那样,让老百姓监督。


减税与简单有底线的减税都是务实之举,是经济倒逼之举,复杂税制不适应粗放的、信用不高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