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保险价格联盟

环卫工调查:待遇低 工作超负荷 权益无保障

楼主:中国新闻网 时间:2021-04-07 16:58:50



每天清扫面积达32亿多平方米、年清运垃圾约1.5亿吨、粪便约2100多万吨、每日为11万座固定公厕清掏保洁……中国400多万城镇环卫从业人员常年坚守在岗位一线,用辛勤的汗水换来了城市的整洁。

26日,中国多地迎来“环卫工人节”,这一庞大群体生存现状及权益保障话题再次成为焦点。超负荷工作、社会地位低下、基本权益无法保障,这些问题长期困扰着环卫工群体。未来,如何让这些“城市美容师”体面、安心工作,引发人们思考。



“现在不能和你闲聊,我还有好多活儿没干完呢。”记者见到王素珍时,她正在中关村广场上冒着清晨的冷雨清扫落叶。

46岁的王素珍来自河北张家口,是海淀环卫中心一大队的一名普通环卫工,从事环卫工的这8年,她每天凌晨5点就要起床赶到自己负责的保洁区开始一天的工作。没有假期、没有休息场所、全年高强度户外劳作……这些年,王素珍为这个城市的整洁默默地贡献着自己的力量,而她也是中国400多万城镇环卫从业人员的一个缩影。

9个半小时不停腿

深秋的北京,最低气温已降至十度以下,但是早上王素珍还是累得满头冒汗,这是她一天中最忙的时候,要趁行人少时把地面扫干净。

“上午太忙了,垃圾多,从6点多扫到11点,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忙碌了将近5个小时的王素珍临近中午才有时间停下来和记者说句话。

人多、树多、小商贩多,王素珍负责的地段是中关村西区保洁难度最大的区域。她告诉记者,自己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9个半小时,其中有2小时是加班时间,从上岗到下班,除了吃午饭外,其他时间都在不停腿地工作。

“秋冬两季最累,秋季落叶多,一个工人早上清扫的落叶就要装满几大袋,提都提不动。”

再过阵子要入冬了,王素珍说,到时她和同事要时刻待命,保持电话通畅,一有雪情就得上岗清扫路面。

“我现在都养成习惯了,不用等单位电话,在家一看到飘雪花就马上穿好衣服往外走。因为要做到地面无积雪,下雪天有时会从凌晨工作到晚上,忙得顾不上吃饭。”王素珍笑着说。

午休时,王素珍和同为环卫工的丈夫通常就在路边买上几个馒头,再到附近去“借”杯热水简单凑成一顿“午餐”。因为没有午休场所,两口子只能坐在路边吃饭。 张尼 摄

午饭:馒头就开水

中午11点半到12点半是环卫工人午休的时间,这也是王素珍一天工作中唯一能喘口气的时候。

午休时,王素珍和同为环卫工的丈夫通常就在路边买上几个馒头,再到附近去“借”杯热水,简单凑成一顿“午餐”。因为没有午休场所,两口子只能坐在路边吃饭,匆匆填饱肚子后还要投入到下午的工作中。

“早饭和午饭都没时间好好吃,尽量简单。这附近没有歇脚的地方,我们一年四季都是在路边解决午饭,冬天也一样。平时中午吃的就是馒头、烧饼,有时花三五块钱买个凉菜,有时干脆不买。”

其实,王素珍清扫的地段是繁华的商业区,周围有很多饭馆,但她这么多年来从来没去里面吃过午饭,因为这对于她来说太“奢侈”了。

“我们工资不高,一个月也就3000元收入,除日常开销外还要攒下钱来,所以我和老伴儿两个人每月的伙食费控制在1000元以内,去那些饭馆里随便吃一个饭就几十块钱,受不了。”

8年没回家过春节

除了高强度户外作业,和很多环卫工一样,这些年王素珍过着几乎全年无休的生活,越到节假日越忙碌。

“我们现在工作安排要天天上岗。况且休一天假就要扣200多元,不是小数。除非病得爬不起床或者家里有急事,不然我们都不请假,平时有个头疼脑热的都自己扛着,坚持上岗。”

记者了解到,在王素珍从事环卫工作的这8年中,她没有一次春节是在老家过的,15岁的小儿子一直和年迈的姥姥姥爷生活在老家,一年到头难见到王素珍几面。

“有时候很想儿子,但是回家的成本太高了,实在没有办法。”王素珍提到儿子时语气有些哽咽,她说总觉得对不住孩子,现在一家人为数不多可以团聚的时光就是等儿子放暑假来北京找她,但是即便如此,因为白天要工作,她也没什么时间陪孩子。

秋冬两季是环卫工最忙的时候,秋天,王素珍一早上就能清扫出几大袋落叶。 张尼 摄

“不被人尊重”最让她心寒

“要说工作不苦是假话,但最让我难过的是别人不尊重我。”王素珍告诉记者,自己当环卫工的这些年,除了起早贪黑干活外,还受了不少委屈。在很多人眼里她就是个“扫大街的”,连同她的劳动成果也不被尊重,这让她很心寒。

“广场上明明有垃圾桶,可还是有很多人乱丢垃圾。有时候劝告他们反招来白眼,有人会骂我‘多管闲事’,或者指着我说,‘捡垃圾本来就是你该干的活儿’,心里十分憋屈。”

王素珍说,自己从来不觉得扫马路是低人一等,既然干了这份工作就要尽力维护好片区的整洁,但更希望大家能够尊重她的劳动。

另外,最让王素珍头疼的就是周末,因为她所负责保洁的区域会有大批无照经营的小商贩出来摆摊,经常把地面弄得脏乱不堪。还有些开车的人会直接从车窗里丢出垃圾来,她和同事们要跑到路上去捡,这无端又增加了她的工作量和危险性。

“前一阵子有个同事在马路上捡垃圾被一辆电动车撞了,腿上留下了残疾,到现在都不能干活。”回忆起同事的遭遇,王素珍至今心有余悸,她很担心这样的悲剧会再次上演。

未来还有很多期望

再过4年王素珍就满50岁了,按照单位的规定,那时她该退休了。

王素珍说,如果身体条件允许,她和丈夫都会一直坚持干到退休,但是她也有自己的顾虑,像很多同事一样,她干到50岁也无法缴够15年的社保,这意味着她可能没办法领取养老金。

“我打听过,像我这样的情况,如果连续缴纳了十年以上的社保,到退休时补缴一部分钱可以回老家领取养老金,我算了一下那样的话我还要在再补缴6万块钱。”她说,虽然这6万块钱不是小数,但她还是会尽量想办法补上,希望老了以后有个依靠,不白交这几年的社保。

对于未来的生活,王素珍还有很多期望。她告诉记者,她现在最大的心愿是儿子能够顺利考上大学。而对于自己的工作,她最希望的还是大家少丢一些垃圾,让她和同事的工作轻松一些。

“另外,希望将来能有多一点休息时间,我很想回老家看看孩子。”王素珍说。


隐忧:劳动权益无保障 养老金难领取

一方面,环卫工每天要承受着超强的体力劳动,另一方面,自身的权益保障问题也成为他们的一大隐忧。

记者调查发现,北京一线环卫工中,很大一部分是只与环卫单位签订了固定期劳动合同的编外人员,真正拥有事业单位编制的少之又少。此外,一些街道普遍将本辖区内的道路清扫工作外包给私营保洁公司,受雇于这些公司的环卫工流动性大、数量众多,有的甚至没有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权益保障状况堪忧。

“我们和公司签署的合同期限不一定,岁数小的一次签2、3年,岁数大的签1年。工人都是外地的,公司想辞退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合同的意义不大。”刘杰告诉记者,他所在保洁公司里,工人来来走走已成家常便饭。

张永透露,雇用自己的保洁公司并没有和他签订劳动合同,也没为其缴纳社保或购买任何保险。“我们这很多人年龄在50岁以上,公司没给签合同,有的工人干几个月就走,缴保险也没有什么用。”

因为长期在道路两旁作业,环卫工作本身就是“高危职业”,近年来环卫工被车辆撞死撞伤事件频发。当被问及是否担心工作发生意外无人负责时,张永回答说,“只能平时自己多注意了。”

像张永这样的环卫工并不在少数,中华全国总工会产业工会2013年、2014年对全国7个省市36万余名环卫工人的抽样调查显示,这些环卫工劳动合同签订率不足一半,劳务用工形式临时雇佣人员占35%。

此外,即便与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并缴纳社保的环卫工也可能面临“老无所养”的尴尬。52岁的西安人顾师傅已经在北京市西城区某保洁公司从事了3年环卫工作,49岁前他没有缴过社保。按照国家法规,养老保险只有达到15年最低缴纳期限,才具有领取养老金资格,这意味着顾师傅工作到60岁时也无法达到最低缴纳期限。

“单位说可以将自己缴纳的养老金转回原籍,但是各地方接收政策不一样,还不知道到时能否顺利接收。我现在缴社保都没奢望有养老回报,就是领这份工资。”

顾师傅的困扰是很多老龄环卫工即将面临的问题。据调查,2014年,仅北京市环卫系统的一线环卫人员数量就超过4.4万,其中51岁以上人员数量接近9000人,且这一数字并非完整统计,有很多受雇于保洁公司、物业公司等机构的环卫工没有纳入其中。

从全国范围来看,城镇环卫从业人员数量约有400多万,业内人士推算,有40%的环卫工人年龄超过55岁,欠发达地区环卫工老龄化问题尤为突出。未来,这些人是否都能老有所养,成为疑问。

图为一名环卫工在清理垃圾桶。 张尼 摄

出路:公益事业需政府承担更多责任

环卫工人承担一线清扫、垃圾转运和处理等脏、苦、累、险工作,其权益却长期得不到有效保障。未来,他们的出路何在?合法权益能否受到保护?今后能否老有所养、安心工作?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其实早在2012年5月,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住建部、人社部等7部委就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保障环卫行业职工合法权益的意见》。《意见》中明确,各地要规范劳动人事管理,提高环卫行业职工待遇,改善其工作条件。《意见》还指出,所有环卫企业都必须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要求与职工签订劳动合同,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为环卫工人办理各项社会保险手续,做到应保尽保。

今年两会期间,60多位全国政协委员共同联名,总工会界形成了一份关于加强环卫工人权益保障的界别提案,建议加大对《意见》贯彻落实情况的联合执法检查力度,切实保障环卫工人合法权益。

即便如此,在很多地区,环卫工的生存现状仍然没有得到较大改观。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劳动关系研究所所长常凯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环卫工自身竞争力弱、企业用工不规范和管理体制存在缺陷,是导致其权益难以得到保障的根本原因。

“政府在对环卫行业管理中负有相当大责任。”常凯强调,环卫工从事的工作是公益性的,不能将保洁工作承包给企业后任由其市场化、盈利化,放任不管。环卫工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与企业违规操作、追求利益最大化有关,但这背后的真正原因是政府管理缺失,令这些原本应具有公益性的企业“变味”。

“其实我国相关的法律法规已经明确了对劳动者的权益保障,关键是政府要改变现有的管理模式,让这些法律法规真正得到执行。”

常凯还强调,工会也应该发挥自身作用,关注这一群体,“现在工人都是一个个分散的,没有专门的组织维护他们的利益。”

“我们每天风里来雨里去,但是有些应当享受的权益却没办法享受,很多工友甚至不了解自己的职业保障情况,有时想想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国家的政策是好,但是我们真正能受益的有多少?希望能有人真正为我们说话。”侯德平说。



编辑:王珊珊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