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保险价格联盟

(下卷)欧洲的灭亡

水库论坛2018-06-06 16:18:38

什么是左翼,什么是右翼(下)------欧洲的灭亡 #F440

 

欧洲毁于民主,因放弃了对真理的追求。

 

 

一)先行者惩罚

 

在文明的长跑中,“先行者惩罚”是非常非常严重的。

 

 

1750年,英国在世界文明的竞争中,开到了大宝箱“工业革命”。

其礼物卡之重,几乎使得英吉利文明的国力增加了100倍。英国本是小岛,连中国的一个省都不如。

鼎盛时期,“日不落帝国”面积相当于100个英伦三岛。

 

 

1789年,法兰西爆发了“法国大革命”。

当时,摆在高卢人面前的是一道谜题,“工业革命”空想怎样的政体,怎样的社会运转方式才最有效。

这个答案,之前没有经验可以参见。纯粹是凭空空想,所谓“先行者惩罚”非常非常之严重。

 

 

法国人给出的答案,是“进步主义”。以17世纪“启蒙运动”为核心思想。卢梭,孟德斯鸠为哲学源泉。

法国大革命提出的口号是“平等,自由,博爱”。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诸多口号思想,任何一条都没有经受过实践的考验。没有经受过血与火的萃取。

甚至连严肃思辨都不多。

 

 

“进步主义”从他出身的第一天,就蒙上了浑身血污的阴影。因为我们是向前迈了一步,但这一步是对的,错的,方向角度如何。谁也不知道答案

在大革命法国政坛上,支持“进步主义”的,被称之为左翼。

认为“步子大了扯着蛋”,称之为保守主义,右翼。

 

 

时至21cn的今天,所谓法皇,路易十六,热月党人,等等术语早已随风而散。根本不留丝毫踪影。

在现代社会,保留下来的唯有“左翼”“右翼”的称呼。

以及他们背后的思潮。

 

左翼就是“进步”,“变革”。

右翼就是“不变”,“渐进式改革”。

 

 

 

二)进步主义的惩罚

 

“进步主义从它出身那天,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流淌着血污”。进步主义最核心的一个矛盾,并没有解决。

矛盾是什么:方向对不对。

 

 

欧洲从二战和平之后,Humanity“人文主义”大为盛行。

什么叫人文主义,就是“让世界充满爱”。

 

社会既然已经如此发达,为什么还要有人吃不饱饭。

小孩子饿得哭,多么可怜。

 

有钱人已经住进了豪门别墅,可纽约还有几十万的Homeless,多可怜。

既然“朱门酒肉臭”,那么“路有饿死骨”。

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做到“少有所依,老有所养”。

我希望我们整个社会,没有人颠沛流离,没有人露宿街头,没有人吃不起饭,看不起病。

 

 

诸如此类的思潮,在1950年是绝对的“先进的”“进步的”。

诸如此类的宏愿,是如此的善良,如此的美好,宛如天堂。

为这样人类崇高伟大的目标奋斗,激动得让人浑身发抖,慈善就是最大的恶(写错了么?)

 

错了

错了

全错了

慈善就是最大的恶!!

 

 

所谓的“人文关怀”,是1950年向前跨出的最大的一步“进步主义”。无数左翼青年,抛头颅,洒热血,燃烧青春好不容易换来的地上天堂。

而这一步,却是错得最厉害的一步。全错了!

 

 

三)力勃儒

 

在西方,左翼政党,凡是支持“人文主义”让世界充满爱的,我们称之为Liberal。

相应的,传入中国,称为“小粉红”。圣母逼圣母婊猫狗婊。

 

 

力勃儒的翻译,中文有很大的问题。官方的译文是“自由派”。大错特错,Liberal的正确翻译,应该是“放纵派”。

 

  • Liberal是“放纵派”。极左翼政党。

  • Libertarian才是“自由派”。极右翼。

二者根本就是猫与虎的区别。

 

 

西方政坛几乎所有的坏事,全部都是Liberal干的。

力勃儒的愿望,就是“让世界充满爱”。他们追求自由,放纵,及时行乐,吸大麻,摇滚,反战,性滥交。

70年代的“嬉皮士”,几乎全部都是Liberal.

 

 

Liberal的精神,是反对一切束缚。反对基督教传统,反对加在他们身上的家庭束缚。

反对社会伦理,反对社会责任,喜欢吸大麻,喜欢享乐,喜欢大野洋子,喜欢搞基。

 

 

因为他们反对封建伦理,反对美国的基督教传统。所以中国的翻译家,给了他们一个“自由派”的官方翻译。

好像是Liberal追求自由。其实大错特错。

 

Liberal的真正特色,是“放纵”。

什么叫放纵,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用一个形容,Liberal相当于放荡子,富二代,败家子。

他们只管享乐。

而真正的世家子弟,是严谨教养。深刻懂得约束自身的。

 

Liberal就是吃光用光的脱底棺材。他们只负责花钱,一点都不关心“家业”的。

老祖宗留下来的政治遗产,在他们手中挥霍殆尽。这根本就是和美国核心,“清教徒”精神南辕北辙的。

Liberal是极左翼。左翼误国。

 

 

而Libertarian一样强调“不受束缚”。不喜欢强加在人身上的条条框框。

区别是什么呢,Libertarian是考虑“怎么办”的。

量入为出,吝啬小气。在力勃儒面前简直就是一个抖抖缩缩的土财主。

 

Libertarian是考虑怎样办实事的。有花钱,必有赚钱。辛苦往家里赚钱养家的老黄牛老公。

这和放荡子是截然不同的。

奥派是Libertarian。

 

 

 

在美国政坛中,希拉里是Liberal,桑德斯是Liberal+Socialist.

特朗普接近Libertarian。

 

当Liberal主宰了美国政坛,他们做了些什么呢。

“让世界充满爱”,力勃儒一旦上台,他们就给每个人发福利,发食品券,发医疗保险。

小粉红为自己的善良感动得眼泪汪汪。


 

可是,“放纵派”有一个问题没有回答:HOW

我当然也希望让世界充满爱,恨不得每一个人塞100W。但问题是,how,钱从哪里来呢。

 

 

这个问题,是Liberal小粉红一辈子都没法回答的。

1950年圣母婊开始兴起的时候,她们没法回答。

1970年吸大麻,当嬉皮士的时候,她们也没法回答。

2016年,希拉里70岁,开始竞选总统。她还是没法回答。

 

天底下最不要脸的,就是不给钱的“德政”。

你可以许诺有无数无数的福利,吹牛谁不会。可是钱呢,钱从哪里来。

 

“放纵派”从来是只懂嗑药磕出快感,真正要干实事。他们是没有能力的。

美国死于嬉皮士。

 

 


四)总统竞选

 

插播一句,关于2016美国大选的。

 

 

最近黑Trump黑得挺厉害的。《FT》《Economist》连续发了很多篇文章,分析什么样的群众,才会投票支持川普。

结论是底层人士,没文化,没教养,没有受过西方“正统”教育。

可悲的文盲虫子。

 

《FT》的教授悲天悯人地说:“我们怜悯那些川普的支持者,因为他们普遍文化水平比较低”。

知乎上有相应帖子《如果 Donald Trump 当选美国总统,是不是代表美国人内心更赞同种族主义和政治不正确?》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546804

 

其中最恶心的一条回帖是: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546804/answer/100210091

小粉红表示,为了捍卫言论自由。她把哥哥的回帖删了。

 

 

 

这件事的真相呢,谎言,谎言,全是谎言!!

当你对事情感到迷惘,寻求知识和帮助时,你会求助于《FT》《Economist》《华盛顿邮报》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知识份子,也都在骗你呢。

水库论坛有一篇《邪恶的媒体 #80》建议一读。

 

 

美国民主党最根深蒂固的三个州,一个是纽约州,一个是加州。

加州54张选举人票,自从二战之后,从来都是民主党的“深蓝”铁票。共和党只赢过一次(里根)。

 

甚至当小布什的鼎盛时期,他席卷掉了所有的摇摆州。地图上几乎“全红”。

可还是有三块硬石头啃不掉。就是纽约,加州,蓝心DC。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纽约和加州是“大城市”。有一些生物,只在大城市才有。

具体说来,就是教授和记者。

 

民主党的基本盘:

  • 底层:黑人,墨西哥人,白人贫民

  • 中层:几乎全部的学术界和传媒界

  • 高层:极小撮白人政客精英

 

要说几乎全部的美国高校,几乎全部的舆论圈和媒体圈,全部都是支持民主党的。

所谓“政治正确”,本身就是学术界和媒体圈搞出来的。

 

 

如果没有学术界的“加持”,没有媒体的“加持”,你以为“政治正确”能搞得下去么。

现在川普高举着旗帜反对“政治正确”,你这不是要了教授们的命么。

 

 

《FT》杂志上教授们成篇累牍地撰文反对Trump,其实真正有错的是那些“叫兽们”。它们搞出来来的“政治正确”,才是邪恶的,万劫不复的。

《FT》教授们拼命地黑川普,说Trump的支持者都是低俗的,没教育的,粗鲁的。

其实,反对你的“毒教育”,才叫做优雅。

 

 

穷人天生是左翼。而“穷酸”则天生是左棍。

就象我们(上)篇中讲到围围巾的北大新青年。全世界屌丝都是类似的。

 

学术界和记者界,是Liberal的大本营。这二方人群,一方面读了很多的书,一方面特别地穷。

教授从哪个方向看,都配不上他应得的工资。

 

而另一方面,学术界和媒体界,特别有心思“拯救苍生为己任”,明明是穷酸,志向特别伟大得要命。

学术界和媒体界,特别喜欢伸张他们主张的“正义”。所谓Liberal的路线,大致都是由教授们从学院里空想而出,然后由媒体大肆鼓吹。

 

任何一个团体都有可能犯错。真正的达尔文正义,是有错误的时候,就需要勘正。

这一次,犯错误的是教授们,和妓者们。

 

 

几乎从50年代后,任何一篇发表的“社会学”研究,几乎全部都是错误的。

因循沿袭,政治正确,全部是错误的。导致目前的欧洲美国政策一错再错,积弊至今。

Trump看出了他们的错误,试图从外部纠正这个错误。

 

任何一个团体都有可能犯错教授们现在抵死不承认错误,坚持说教授无错Trump文盲。拼命地川黑。

美国还有没有救命希望,就看运气和国运吧。

 

 

 

五)欧洲的灭亡

 

Liberal一般会懂的做法,是向大企业征税。

奥巴马政府已经穷到了如此地步。以致找到一点点借口,立刻开出了好几张150亿美金的罚单。

不是一张,不是二张,而是三四张。

 

 

如果用一句中国人非常熟悉的老话,叫做“投资环境太差”。

没错,你没看错。美国的投资环境太差。简直和中国乡下土匪七线县城差不多了。

奥巴马天天喊制造业不回流美国。你投资环境这么差,各大企业事实上正在放弃北美业务。

就象他们当年对付捷克斯洛伐克一样。只愿意贸易,不愿意投资。

 

 

关于“怎样治理国家”,奥派已经有了足够多的文献分析。

具体来说,Liberal致力“创造就业”的政策,由于向企业征收税收,反而是减少了就业。

Liberal致力于“妇女权益”的政策,每个女人十六个月产假。结果就是企业不愿意招聘女性。

Liberal致力于“不许解雇”的政策。结果就是大学生失业。企业宁可收缩也不招人。

Liberal致力于“Homeless”的政策,造成了次贷危机。

 

 

 

1950年,欧洲开始犯了第一个错误,“福利主义”。

小粉红眼泪汪汪,恨不得让世界充满爱。可是没一个粉红癌,真正认认真真赚过钱。

 

此后,1970年欧洲犯了第二个错误,“政治正确”。

言论自由是否包含“反言论自由”的言论。

当然包含。言论自由唯一不包含的,应该是“不合逻辑”的言论。

逻辑才是真神。在逻辑理性辩论下,“反言论自由”自然会败给“言论自由”。你又何必担忧。

 

 

再往后,1980年欧洲又依次犯了“环境保护”“动物保护”“全球变暖”等几个大坑。

为什么欧洲会一次又一次掉入这些大坑之中?

 

 

当然是因为邪恶。因为邪恶的民主制度

我们看回欧洲的议会民主。最令人惊异的,完全无法理解的,就如同我开卷所讲的“极左翼和极右翼,怎么可能都是真理!”

 

 

在欧洲的议会民主中,他是没有“真理”的位置的。

在我们的想象中,“全球变暖”一派支持,一派反对。

则其中肯定有一派是错误的。

 

哪一派错误。你找N个科学家,大家摆事实,讲逻辑,用实验仪器分析,最终得出一个“科学”的结论。

科学就是真理,科学就是终结。

真理是唯一的。必有一方是SB。

 

 

而在“邪恶的民主制度”下,事情不是这样的。

邪恶的民主制度下,居然没有人关心真理,没有人关心正义,没有人关心事实真相

在邪恶的民主制度下,居然是以“投票”决定的。哪一方嗓门大,说是变暖,就一定变暖。

 

 

对于左翼,就应该无情镇压

 

正因为欧洲实行的是议会“民主制”,而罔顾事实和正义

这就给了邪恶左派机会,提出了一个又一个翻盘“洗牌”的议案。

 

这些议案中,保守党可以打回去一部分。但不可能打回去全部。

尤其是当有“永恒的左翼”存在的时候。

 

 

任何一个左翼议案,对国家都是一场伤害。

左翼以“进步”起家。但一方面进步主义本身有巨大风险和缺陷,另一方面左翼逐渐沦为了不劳动者的抢劫场。

 

 

“议会民主制”对这些毒瘤癌完全没有抵抗力。

任何一个左翼议案,对国家都是一场伤害。

日积月累,“工会法”“劳动法”“妇女保护法”“老年人保护法”“最低工资法”“公平贸易法”“国内企业促进法”“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平等教育法案”“反歧视法案”“所得税法”“环保法”“银行业监管”,各种法律法规越积越多。最终把国家拖死。

 

 

欧洲为什么会灭亡。“西方”终将沦为象“罗马”一样的历史名词。

白人女性,会不惜一切偷渡过来中国。以嫁给中国男性为荣。

 

关键是他们的政体不行。相信了“民主政体”,就必然被黑绿繁殖。工商业崩溃,小粉红当权。

最终沦为偷渡中国。

 

 

而民主的背后,又是信仰。宗教信仰决定命运,基督教不行。

欧洲必须尽快改信道教,才能得到救赎。

 

 

六)左右的真谛

 

所有的左翼人口,所有的左翼呼声,所有的左翼议题,皆是幻相。

左翼的真面目,是“底层露瑟”,对社会不满者。

 

凡是露瑟,必然希望洗牌。天下大乱。至少制造动乱。

所以左翼会提出一个又一个议案。一个又一个“新概念”。诸如环保狗保温室。不是为了公理,而是为了一己之私。

 

而在民主政体下,这些议案不可能每一次都被打回去。总会有二笔通过。于是左翼获取了利益。国家遭到了损坏。

 

 

什么叫“右翼”。右翼就是对国家社会满意,希望“维持现状”的。

许多人说大财团,富人是右翼。其实这是很大的误解。

就像“永恒的右翼”。只要给你彩票中了5000W,明天你也是右翼。

 

 

在美国,因为美国传统是“新教”国家。所以“保持传统者”又和基督徒重叠。

右翼支持者,几乎也全都支持基督教一些价值观。例如反同性恋,反堕胎,支持以色列。

 

但你千万别以为“支持同性恋”就是右翼。譬如在伊朗就不是。

伊朗的右翼是“伊斯兰原教旨”当权者。人家见到Gay是要用石头砸死的。

左翼右翼皆是幻相。想清楚原理最重要。

 

在中国,因为中国不存在议会民主。

所以中国的“左右”颜色特别地淡。

任何当权者都不喜欢革命。同样的行为,1930年鲁迅叫“革命”,放到1960年就叫“反革命”。

 

 

你用“左右”去分析问题。本身就已经错了。

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左右,只存在利益。

 

任何一部分人的政治呼声,其背后,都是利益的诉求。而不是其他。

你要倾听这些诉求,和他们说,“行,我听到了”。

但是千万别去执行。

 

唯一能执行的,只有对是非真理正确的追求。真理不是投票器。

 

 

 

七)结语

 

 

经过了二篇半的铺垫,行文至此。大家都已经知道我们想说什么了;


进步主义,这一次真的是扯到蛋了”。

 

欧洲踩到陷阱地雷阵,这一次快完蛋了。他是探路先锋,没办法。

 

 

 

在整个“法国大革命”之后的政治发展,所有的人都对于“工业革命”下应该采取何种政体,毫无概念。

欧洲是“领先者”,所以他们遭受了最严重的“先行者惩罚”。

 

换言之,欧洲是小白鼠。

他们跑在前面,把各种“进步”都尝试了一下。有一些是药丸,吃了以后就直接挂掉死掉了。

英国虽然开了一个大宝箱。但历史是嘲讽的。“先行者惩罚”。

伊斯兰难民事件之后,欧洲进入了急剧的下滑期。较悲观的看法,不到30年欧洲就会彻底瓦解。城区将会拉美化。

而最乐观的看法呢,呃,延寿给到50年吧。

 

“西方”会象罗马一样成为一个历史名词。昔日辉煌的工业文明,因为无力维护养护,逐渐破落成废墟。

最后,只剩下自由女神像,宏伟地掩埋在沙堆中。

这些事,你有生之日就可以看到。真可谓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千年一遇。

 

 

相对而言,弱势国家拥有“后发者优势”。

只要你扛住英法联军第一轮攻击,没象印第安人一样灭绝。以后你慢慢有得是机会参与游戏。

因为“先行者”,失败的探路者,累累尸骨都挂在前面了。所有的地雷阵都已经趟过了。我们大可以知道哪一个是大坑。

 

中国是幸运的。前面有法国自杀,后面有穆斯林显性。

而民主大坑的惨剧,则由台湾和香港滚钉板。

这些都是失败的例子

法兰西挂在路灯上。我们知道了法国是怎样死掉的。就知道了避开地雷阵。

 

 

直到全部的竞争对手全部死光。

中国成为No.1

则“先行者惩罚”落到中国头上。而且以目前的学术氛围,多半要大大吃药。

 

唯有真理,与善永存。

 

 

 

(yevon_ou@163.com,2016年5月14日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