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保险价格联盟

人身保险的认知体系-2

LP之路2018-06-18 11:04:25

续构建人身保险的认知体系,下篇:

 

从重要性而言,给付型的保险大都意义重大,应该客观的去看待给付型保险,那么从实用性而言,消费型保险更具实用性,或者说算是一种医疗保障的刚需。

 

给付型保险在我理解中,并非所有年龄层必备,依据自己的经济水平,设计出最具性价比的方案。而报销型保险,我更偏向于认为所有人都需要配置,毕竟它是那么重要和透明,我们都知道医保的重要性,而这类报销型保险和医保可以起到互补甚至某种程度上的代替作用。

 

报销型保险:主要的功用则是提供因医疗导致的费用损失的弥补,简单来说,就是给你一个报销治疗费用的途径,一般包含诊疗费,手术费,住院,护理,检查等费用,这就是我们常见的医疗险,这类保险其实是隶属于健康险范畴。

 

医疗险的设计思路?

保险公司的定价和设计考虑因素一般包含:

赔付率:取决于公司的数据分析能力,预估的赔付率是否精准,对是否续保和费率至关重要。

免赔额:也就是需要自付一定金额的钱,超过的部分才可以报销。

赔付额:一般按年度划分,也就是一年可报销多少钱。

赔付比例:报销的比例是多少?比如只给报销80%。

医疗资源:如用药的限制,绿色通道,疾病种类,治疗手段等。

 

我们常见的医疗险多是以治疗手段划分为两类,门诊报销型和住院报销型,这也是保险公司最多发生也最常规发生理赔的险类。

如下图:

门诊报销类常见的就是意外医疗险,产品设计的方式一般为:

1.有一定金额的免赔额,也就是起赔点,比如每次100元以内自费。

2.有一定金额的赔付额,也就是赔付上限,比如每年最高可以报销1万元。

3.报销比例的限制,比如医保报销后100%报销,不使用医保报销80%。

4.用药资源的限制,比如医保范围内可报,医保外不报。

 

为什么门诊类的保险没有疾病医疗险?

严格来说,也是有疾病医疗险的,只是一般是在公司的团体险中,个人这块我暂时还没有见到,而就算要有,也不具有实用性,原因有三:

一,疾病门诊的类型非常难以定义和定价,或者定出来的价格并不能提供风险转移的作用。

二,赔付率过高导致保险公司根本不愿设计这类吃力不讨好的产品。

三,道德风险无法衡量。

 

换个角度去思考,保险本来就是用较小的费用去规避可能有较大开支的风险,如果真的有一般的疾病门诊保险,我们发个烧也能报销的话,那么这个发生概率我们可以认为接近百分之百了,发生理赔就是把你交出去的保费拿回来,何来风险规避?这样的保险显然毫无意义。

 

 

番外:补充年金险的作用

寿险以生死为保险责任,在下细想之下,上半篇关于生存的风险并未分析透彻,在此将寿险再做细分,细说生存的财务风险,以此带出年金险的功用,毕竟活着,本就有诸多不易之处。

 

人在生存的维度中,除了人身风险,还有就是财务风险,我们不仅需要担忧身体的健康和责任,还需要衡量对于创造出来的财富的驾驭能力,财富的流动,安全,保值,增值都是需要学习掌握的技能


财产的风险我暂且分为三类:资产风险,投资风险,传承分配风险。

 

资产风险:我们的钱放在哪里?放的渠道是否安全?不管是否参与投资,我们的钱都是有风险的,只论通货膨胀就应该让我们的钱参与投资,而不是看似安全的存在银行

 

投资风险:投资确实有风险,但所谓的风险是与我们掌握的学识挂钩的,看得到的风险也就不是风险了。

 

传承与分配风险:这种风险倒更多的是道德风险,不做细说,电视剧已经狗血过了。

 

在投资的风险中,又细分为:资产风险,系统风险,人性风险。

 

资产风险:投资的渠道是否安全,这需要的还是学识的累积。

系统风险:国家的政策,经济的走势,这类都属于系统风险。

人性风险:如P2P的高利率,股市的止盈止损,认知自己的贪婪和恐惧。

 

投资本就是一件需要大量学习才能规避风险的事情,而控制自身的贪婪和恐惧更是贯穿一生的内功修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险偏好和风险承受能力,并且随着年纪变大,风险承受能力会越来越弱,当你不再具有市场敏锐的观察力,不再能承受亏损的时候,资产的安全,稳定与保值就成为优先考虑的因素了,因年金险具备这样的特性,才会多用于养老金和子女教育金的准备。

 

保险公司的年金险其实大部分都是用以投资债券市场,只有少部分会配置到高风险的股票或者激进型基金中,在这个角度去看,保险公司的年金险与FOF基金十分类似,将投资的风险再次稀释到保险公司,年金保险的年收益因为其投资特性,一般在3-6%之间,知道了它的资本运作后,保不保底或者保底太低的的说法根本不需讨论,这并不是同一纬度的问题。

 

年金保险在早期如果退保都会有非常大的损失,直白点说,你的钱在投资中多了保险公司的风险稀释,但同样的也增加了投资的成本,保险公司会收取对应的成本分摊到渠道(业务员佣金),这无可厚非,但这就只能通过拉长投资周期去平滑掉这部分费用带来的影响了,因此,购买年金保险是一种强制储蓄,这本就是一种机制,强制储蓄是好是坏,有人希望通过这种方式逼自己存钱,有人希望资金有更好的流动性,因人而异。

 

年金险总结: 

年金险适合有风险意识的人给小孩购买,因为这能成为小孩的资金泉,将来不管父母是否健在,都能给予孩子生存的资金;还适合完全不懂投资也完全不打算去学习的人;当然也适合资产富足做更多资产配置的人,年金险的作用有:保障资产的安全性,长期持有相对保值和微小增值,能够以合同约定的形式给付,这些就已构成它独特的意义,但也仅此而已,反观市场却大多以收益推销,又禁不起推敲测算,恼羞成怒就以风险无法用金钱衡量为恶语,殊不知无知有时候就是一种恶。

 

结语: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看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这句话我觉得形容人身保险再贴切不过了,人身保险这一个伟大的发明,不应该被蒙蔽在过重的利欲中,而令人无法看清其本性。

 

大千世界,人身保险,无外乎这几类设计或者组合搭配,虽说术业有专攻,我们可以相信自己认为值得信任的专业人士的设计方案,但既要善于求人,也要独立求己,毕竟保险是理财规划中的基石,理财规划贯穿我们一生,一份保障方案的应用动辄几十年,花一点时间,构建自己的保险认知体系,才能在这妖魔横行的环境中处之泰然,澄明守心。

 

这两篇诣在构建整体的保险认知框架,当有一个完整的架构后,们就可以去慢慢的更深入的去学习各种险种的搭配,应用,构思出适合自己的风险方案。精算师重在产品设计和定价,理财规划师则更应该重在价值匹配,加入一个新的维度,那就是收益,理财规划归根到底是一种资产配置的手段,是一门均衡术,将每个资产应用细分,实现专款专用,以追求整体收益的最大化。

 

以上为关于构建人身保险认知体系的下半篇,如有纰漏,欢迎指点,后续在下会分享自己对于生命周期的理解和保障规划的应用。


我是Tommy,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