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保险价格联盟

极端风险对保险机构执行“偿二代”效果的影响研究

保险研究编辑部2018-05-17 12:21:25

李学峰  张莉莉  申思哲  朱虹


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颁布的中国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以下简称“偿二代”)是监控保险公司偿付能力和经营风险的重要措施,保险公司也已经从2016年开始正式执行。在新的监管体系之下,保险公司在参与资本市场时,是否能够有效应对各种风险(尤其是极端风险),保证其偿付能力,这不仅是保险公司,同时也是监管者和投保人关心的问题。基于此,对极端风险下保险机构“偿二代”执行效果的研究具有较为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利用ANP构建衡量“偿二代”执行能力的指标体系

◆ “偿二代”执行能力的指标体系设计

“偿二代”监管体系,分为定量资本要求、定性监管要求以及市场约束机制三个维度,也被称为“三支柱”。“三支柱”的确立能够更加全面地评价保险行业的经营风险,对其未来的业务发展也能起到明确的引导作用。“三支柱”包括的具体指标,如图1所示。

我们基于“偿二代”监管指标体系,对其中的定量、定性及市场约束指标进行进一步的细分、整理,总结出衡量“偿二代”执行效果的三大决策准则:分别为反映保险公司风险应对能力高低的偿付能力S,衡量其流动性水平高低的流动性水平L,及定性评价保险公司综合偿付能力高低的定性监管要求R。结合三大决策准则及各准则下的具体影响因素,可以得到评价“偿二代”执行能力的指标体系(见表1)。

◆ 运用ANP方法确定指标的权重

ANP(Analytic Network Process)即网络层次分析法,是Saaty提出的解决系统内部存在相互依存和反馈关系的复杂决策系统,主要用来处理指标间的相互影响问题,它是在Saaty提出的层次分析法(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AHP)的基础上发展形成的一种新型决策方法。上文设计的“偿二代”执行能力指标体系中,很多因素存在着相互影响和支配的关系,如保险公司偿付能力和流动性水平的高低,会影响其风险综合评级结果。因此,本文采用ANP方法对各个复杂的影响变量所占的权重进行量化,可以更科学地对保险机构“偿二代”执行效果进行评价。利用该方法及SD软件求解出“偿二代”执行能力评价体系中各指标权重(见表2)。


研究思路和方法

本文结合“偿二代”监管体系的特征,考虑到指标间的相互影响问题,选用ANP方法对“偿二代”政策的落实情况给出了量化指标,并据此对代表性保险公司的“偿二代”执行效果进行了衡量。然后,借鉴学者多采用的负偏度系数(Ncskew)和波动率比率指标(Duvol)衡量了我国股票市场的崩盘风险,并将其作为极端风险的代理变量。在此基础之上,使用LSDV模型、聚类分析和雷达图,讨论在执行“偿二代”监管体系下极端风险对不同类型保险机构所产生的影响及其差异。上述分析,不仅利于“偿二代”执行效果的前瞻分析,帮助监管当局和保险公司做好预判和应对,而且从资本市场崩风险的角度对保险公司“姓保”的状态给出了评判。


研究结论

本文使用ANP方法,构建并计算出了衡量“偿二代”执行效果的代理变量,并进一步使用LSDV模型和聚类分析,讨论在执行“偿二代”监管体系下资本市场的崩盘风险对不同类型保险机构所产生的影响及其差异。本文的主要结论如下:


第一,“偿二代”执行情况总体较好,但不同类型的保险公司“偿二代”执行效果存在一定差异。12家公司的“偿二代”执行情况得分在五个季度中整体比较平稳,说明了整体上保险公司执行“偿二代”的效果从2016年第一季度开始总体较好且较为稳定;但是,相比于寿险公司,财险公司得分的季度波动幅度更大,说明其执行效果表现不如寿险公司稳定。另外,通过对比各分项得分可以发现,寿险公司一般通过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流动比率,来保证更好的“偿二代”执行效果。而财险公司则是根据自身业务的不同,分别通过提升保险风险应对能力、市场风险应对能力和信用风险应对能力,来保证其执行效果。


第二,资本市场波动对于不同类型的保险机构所产生的影响也有差异。首先,LSDV模型实证结果表明,崩盘风险与保险机构“偿二代”执行效果得分正相关。这说明整体上当前的“偿二代”监管体系是有效的,保险机构会通过提高“偿二代”执行效果得分,来应对崩盘风险提高所可能造成的偿付能力不足,即“偿二代”体系可以保证保险公司在面对崩盘风险时依然“姓保”。然而,和寿险公司相比,财险公司的崩盘风险与其“偿二代”执行效果得分负相关,表明在发生崩盘风险时,财险公司的调整不如寿险公司有效,稳健性检验的结果,也证实上述结论成立。


第三,聚类分析表明,在资本市场崩盘风险下降时,“高得分组”的公司表现更为激进,倾向于将更多的资金投入到风险资产上,虽然表明其调整是有效率的,但“偿二代”执行效果得分的大幅下降也为其偿付能力带来了隐忧。“中等得分组”和“低得分组”表现较为稳定。


最后,雷达图的结果进一步印证了崩盘风险下降导致保险机构“偿二代”执行效果得分下降的影响机制,即在崩盘风险下降时,保险公司为了获得更高的收益,倾向于增加在风险资产上的投资,进而导致了其市场风险应对能力、信用风险应对能力、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得分的下降,为了提高偿付能力,保险公司选择提高流动性,导致流动性覆盖率得分上升,由于下降因素较多,加权之后的整体偿付能力得分下降。


启示

由于“偿二代”推出时间较短,能够应用的实证数据有限,使得有些具体结论还需要今后进一步的关注和研究,但基于本文的研究可以得到如下启示:


第一,就监管部门而言,一方面,“偿二代”的监管体系可以在监管到位且保险机构有效落实的前提下,起到“逆周期”监管的效果,因此监管者应当坚持并加强“偿二代”的执行监管,特别是要加强保险公司的信息披露与交流,确保“偿二代”在保险公司中真实、有效地执行下去。另一方面,监管机构可以考虑根据不同的市场和不同的公司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区别监管,比如对于在资本市场发生崩盘风险时,偿付能力会随之降低的公司,可以在市场下跌之初即提醒相应的公司缩减在风险资产上的配置比例,来保证其偿付能力;而对于在资本市场崩盘风险下降时,表现更为激进的公司,则应在资本市场处于正常状态或上升状态时,对其重点监管,防止其过度冒进。


第二,就保险公司来看,在更为具体、细致地落实“偿二代”体系的同时,可以考虑将崩盘风险作为风险资产配置的决策依据之一,即密切监控崩盘风险指标的走势,以此作为保险资金参与资本市场之深度与广度的依据。如当市场崩盘风险降低的时候,可以加大保险资金参与资本市场的深度和广度,并可以考虑在长期股权投资和另类投资中逐渐提升投资额,以获取更高的收益。反之,当市场崩盘风险上升时,可以适度降低市场参与度,以防止偿付能力不足。

摘自《保险研究》2017年第11期


作者简介

李学峰,博士,南开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投资学与资本市场学术带头人;张莉莉,硕士,山西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助教;申思哲,南开大学金融学院硕士研究生;朱虹,博士,中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