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保险价格联盟

【保险供给策】关于现行交强险赔偿限额的思考

楼主:上海保险 时间:2019-11-20 16:42:55

问题概述

《交强险条例》《交强险条款》所确立的交强险赔付制度是以事故限额、分项限额为基础的多层次复式限额制度。在这样层层划分的限额制度下,让人不禁怀疑其对于道路交通受害人的保障程度。


实施过程中面临的主要问题

案例回顾


发生于2015年10月6日的黄淑芬、赵香斌案件,经公安交警部门调查研究后,认定其中主要责任由驾驶轿车的黄淑芬承担,次要责任则由赵香斌承担。2016年1月14日,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裁定,由被告黄淑芬先行赔付医疗费50000元,垫付医疗费26000元。3个月后,被告保险公司与原告在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308000元(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10000元以及商业三责险赔偿限额300000元)的范围内达成共识,并于5月24日对原告赔付到位(彼时,保险公司在这两项责任限额内履行完毕赔付义务)

赵香斌于2017年2月13日再次提起诉讼,要求被告赔付3571748.71元。法院将赔偿金额重置为1901907.67元,且认为黄淑芬承担70%的责任为宜,即1245935.37元,故判令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赵香斌112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以及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已经赔付完毕);被告黄淑芬赔偿原告交通事故各项损失935935.37元(1245935.37元-310000元),剔除已赔付76000元,应赔偿859935.37元。至此,被告先后累计赔付共计49.6万元(保险公司赔付42万元,黄淑芬赔偿7.6万元)。


存在的问题


根据保险公司的赔偿额度可以推测出,原告驾驶的车辆除了交强险以外,还投保了3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以下简称“三责险”)。但从赔偿限额来看,这样的车辆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致使人员受伤,损失在各分项都涉及的情况下,最多能够获得42.2万元的赔偿。但是42.2万元对于人身伤亡的补偿来说,着实不多。在本案例中,受害人自己也有过错,需要承担30%的责任,加害人需要承担70%的责任。案件最终,加害人一共仅赔付了7.6万元,还有约86万元的赔款尚未支付。86万元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不是一笔小额支出,若是赔得起,对受害人补偿到位,案件告一段落;若是赔不起,加害人就会产生“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索性一点都不赔”的心理。加害人名下没有多少资产,法院除了能够限制其高额消费以外,似乎也没有其他办法强制执行赔偿。加害人也因此得到“教科书式老赖”的称号,并在网络上引起广泛的讨论。


对于交强险赔偿限额的疑问

1

交强险与三责险的保障不够充分

交强险的保险金额过低


财产损失的赔偿责任一般都是中小额的,自身可以承担的,除非财产是高价值的汽车以及路桥设施。但是人身伤亡的赔偿责任往往是巨额的、个人无力承担的,甚至出现不少肇事司机产生“撞伤不如撞死”的心态对受害人进行二次伤害。可见,人身伤亡的影响远远大于财产损失。因此,交强险应该更多地保障人身伤亡,但是我国现行的交强险人身伤亡赔偿限额仅12万元,对于受害人的赔偿实在是微不足道。


三责险并未承担起补充交强险的责任


在生活中,更有千千万万风险意识薄弱的车主不投保三责险,仅靠投保强制的交强险就匆匆上路,成为道路交通的安全隐患。可见,三责险实际上并没有很好地发挥应有的补充赔偿作用。


交强险的保险金额多年未变


《交强险条例》自2006年出台确定了赔偿限额后,仅在2008年2月提高了责任限额,之后便再未调整过。因为交通事故死亡赔偿与当地经济发展水平息息相关,可以根据经济发展情况来估计死亡赔偿金额。考虑到数据的可获得性,以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来反映经济的发展情况。根据国家统计局相关年份《统计年鉴》,2006年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1759元,2016年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33616元。可以粗略地认为在10年的时间里,居民的收入增长了200%,那么死亡赔偿也应当有所增长。但是在三责险并未切实起到补充作用的情况下,交强险的保险金额一直维持不变,使得保险对于受害人的保障大打折扣。


2

交强险存在风险错配的问题

从风险管理的角度来看,低损失、低频率的风险应当加以控制,低损失、高频率的风险应该自留,高损失、低频率的风险应该转嫁出去,高损失、高频率的风险应该尽可能规避。然而,在中国目前对于交通事故风险的风险管理工作中,却存在着各种风险错配的问题,如下表所示。

从表1来看,我国的交强险存在风险错误配置的问题。低损失能够自己承担的风险没有自留而是交给交强险,高损失无法自己承担的风险反而根据被保险人的意愿来决定归宿,不符合风险管理基本原理,可能会滋生出更多的社会问题,形成更多不安定因素。


3

分项限额的设置不合理

现行的2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对于被保险人的保障微乎其微,没有设置免赔额,也使得大大小小的案件给保险公司带来巨大的费用压力。根据交强险的立法目的以及立法依据,交强险应该更多着重保障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而非在财产损失上大行浓墨重彩,现行的财产损失赔偿限额略显“鸡肋”。


4

以事故为计算赔偿限额的单位不合适

根据前述分析,交强险的赔偿限额用来补偿一个受害人的损失都不足,更何况是一次交通事故中的多名受害人?因此,以事故为单位计算损失赔偿并不妥当,难以向交通事故受害人提供有效的保险保障。在一次交通事故中伤亡的人数越少,受害人能够获得的赔偿越多;反之,受害人获得的赔偿越少。可见,事故限额背离了我国交强险的立法目的。


完善交强险制度的建议

提高赔付限额,重新定位交强险:应该着力提高交强险这一强制保险的赔付限额,覆盖更多加害人的责任,为道路交通受害人提供更加充分的保障,减少潜在的社会矛盾、社会问题。


取消财产损失的赔偿:应该取消对财产损失的赔偿,释放出保险公司的利润空间,使得保险公司能够将关注点聚焦于人身伤亡的赔偿,进一步提高人身伤亡的赔偿限额。


改事故限额为受害人限额:我国也可借鉴国外经验,建立起以受害人为单位计算赔偿限额的交强险制度。


结论

我国交强险以事故限额、分项限额等多层次复式限额为赔付基础,与《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立法理念背道而驰,加之赔偿额度较低,根本无法实现交强险对道路交通受害人提供充分保障的立法目的。我国交强险面临迫切的改革,未来交强险变革应当提高保障额度,充分覆盖加害人的责任;取消财产损失赔偿,充分保障受害人的人身伤亡;废除事故限额制,实行受害人限额制,保证受害人得到固定而非随机的补偿。






本文系《上海保险》2018年第2期文章

《关于现行交强险赔偿限额的思考

改编而来。

完整内容请订阅《上海保险》!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