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保险价格联盟

喀什印象--大巴扎--艾提尕尔清真寺

绿洲的世界之窗2018-07-31 07:01:52


        上篇讲一早坐上飞机就来到南疆的中心城市喀什。


       这里是香妃墓的所在地。喀什地区隶属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古称疏勒,地处欧亚大陆中部、中华人民共和国西北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南部,东临塔克拉玛干沙漠,东北与阿克苏地区的柯坪县阿瓦提县相连,西北与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图什市乌恰县阿克陶县相连,东南与和田地区皮山县相连。


       喀什地区西部与塔吉克斯坦相连,西南与阿富汗巴基斯坦接壤,边境线总长888千米。周边邻近国家还有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印度3个国家。


       全地区总面积16.2万平方千米。2010年,喀什经济开发区辟为国家第六个经济特区,成为中国内陆第一个经济特区。


      喀什是维吾尔语“喀什噶尔”音译的简称,其语源有突厥语、古伊斯兰语 波斯语等融合演变而成,含意有“各色砖房”、“玉石集中之地”、“初创”等不同的解释。


        今日的喀什地区古代称疏勒、任汝、疏附,包括古代的疏勒(今喀什市、疏附县、疏勒县、伽师县一带)、蒲犁(今塔什库尔干)、莎车、依耐(今英吉沙和阿克陶境内)、乌禾宅 (今塔什库尔干南部)、西夜(今叶城)等诸国。

       

       去了麦田推荐的色满宾馆看了一下,这是一家古老又有民族特色的宾馆,很有历史感,但房间比较陈旧。


       看到它的斜对面有挺新的一家宾馆,就过去看看,宾馆不大,干净温馨,要一个标准间,就入住了。放下行李,走出宾馆,想要去吃点东西。


       想想吃完中饭就是下午,想着今天就去大巴扎,然后下午或晚上看看艾提尕尔清真寺,明天去香妃墓(这个是这里的重点)。


       刚走到宾馆外有一个大广场,太阳很大,我打了个喷嚏(左右无人,情况突然,就没捂着嘴,确实声音很响),结果前面大概十几米样子,有两个维族人就回过头来看我,满脸被吓到的感觉。


       我很不好意思地做了个鬼脸,然后我们三个人都大笑起来。于是就相互搭起话来,他们一个是中年人,一个是小伙子,他们问我去哪里,我问他们哪里有吃点东西的地方,他们对我说再走走,前面就有,果然是这样。


        饭后随意地大街上往前走着,到一个大广场,象是市中心的样子,正好看到有到大巴扎的20路车就坐上去了,在旁边有人预收钱,我给的硬币不被接纳,只收纸币,好吧,我知道我随身带的硬币算是要重新背回乌鲁木齐了,这提醒我来到一个比较边远的地方。


        半小时左右到了大巴扎,巴扎,系维吾尔语,意为集市。是新疆一种特有的传统贸易形式。喀什有很多巴扎,分布在城乡街道各处,但是最有名气的要数喀什市的东门大巴扎。



        这主要是因为在喀什所有巴扎中,东门巴扎规模最大,商品最丰富,价格最实惠,顾客最多,气氛最浓。


       1992年以前,这个巴扎只有在星期天营业,所以至今外国游客及国外旅游资料仍将这个巴扎称为“星期天大巴扎”,实际上现在这个巴扎每天都在营业,但只有在星期天才最能让人感受到巴扎的热闹劲和空前的规模。



      闻名遐迩的喀什大巴扎是经过漫长的历史发展而形成的,它是一个具有两千年历史的传统贸易市场,早在公元前128年,张骞出使西域时,来到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疏勒国,也就是今日的喀什市,曾对喀什有过这样的描述,疏勒城居然同中原的城镇一样,有很象样的街道和市场店铺,当时城里城外,车水马龙,驼队马帮,熙来攘往,行商坐贾,比比皆是,杂货分呈,琳琅满目。



       更有趣的是市场上人们的服饰一个个绚丽多姿,所操各种语言,闻所未闻,已经是一个繁华的贸易市场。


       喀什中西亚国际贸易市场之所以有如此大的规模,主要是由它的地理位置所决定的,按照喀什维吾尔人的传统,喀什的巴扎自古就有专业之分,如柴草巴扎、地毯巴扎、布匹巴扎、牲畜巴扎、生产资料巴扎、小刀巴扎、以及干果巴扎等,特别是牲畜巴扎一般只在星期天进行,据说这一天人们从四面八方带着要出售的牲畜涌到这里,可惜我去的那天不是星期天,没有看到这样的盛况。



        此外,喀什地处亚欧大陆的中心,具有“五口(岸)通八国,一路连欧亚”的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喀什与周边各国国际贸易历史由来已久,交往日益频繁,在大巴扎里巴基斯坦的工艺品,土耳其的丝巾,吉尔吉斯的望远镜,沙特的干果都可以买的到,而且价格绝对实惠,买回去送朋友真的很不错。九十年代初,在大巴扎里还专门设有吉尔吉斯易货贸易市场。因此,中外游人称这个巴扎为“中亚物资博览会”。在这里可以充分满足大家购物的要求。



先是随处地逛了逛,然后,锁定卖帽子的地方。因为妈妈头怕冷,多年一直给她买各种帽子,没有特别满意的,在这看到皮毛的帽子很多款式和颜色,想这种帽子应该比较暖和的,就打算好好选帽子给爸爸妈妈,舅舅舅妈。



对比看了挺多家,来到一户,款式多,店主是个热情和善帅锅,先是买了四双手套,爸爸妈妈哥哥和我各一双。店主很耐心地让我各种挑选和试带,店主帮我带上帽子,帮我拉好帽子到合适的位置,我对着镜子,想象着爸爸妈妈舅舅舅妈带起来会是怎么样。


 都选好后,我看到一个帽子挺可爱的,就打算自己也买一个,于是象前面一样试带。可是这次,这个店主居然顺势要抱我,还贴着脸过来,吓得我赶紧一闪,好在我反应快,并且还有点力气,可是他好壮的,如果他要强行使坏,那我就惨了。


 但他并没有,就算放过他了,可是真的吓到我了,匆匆付了钱就离开了,居然都没心思再买其他东西。好在帽子已经都买好了。


    这个大巴扎,对我来说只逛了一小半(留下了遗憾,下次如果再来喀什,一定还来,最好带上个男保镖)。


坐车回到宾馆,这个宾馆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不给你钥匙,每次都由服务员来开门,刚开始觉得挺奇怪,事后想想这样反倒挺安全。


  我回去时,喊着服务员来开门,可是没人应答。 这时候,看到我的对门大开着门,我就好奇地想,服务员是不是在里面。


 敲了门,结果从房间里走出来一个胖胖的外国人,我赶紧用英语解释,我在等服务员开门,问她是不是在里面。


  男子打手势请我进去,我想难道服务员在里面不成,就进去了,转了一圈,除了发现这是个漂亮豪华的大套间,没发现任何人,男子边带我看,边和我说他是巴基斯坦的商人,长年和喀什做水果蔬菜生意。


  正说着,服务员终于来了,表示感谢并回了房间。


因为前一天晚上睡得晚,一早出发,在大巴扎又被吓到,觉得累了,想着躺下休息一下。


  刚穿上睡衣躺下,就听到有人敲门,我想这是谁呀,我没叫服务员,可是?站在门后想了一下要不要开门,敲门声表示出敲门人很执着,我把内扣先搭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原来是对门的巴基斯坦商人。


 我问有什么事吗?

  他亮出手上捧着的三个红红的大苹果,想请我尝尝。表示感谢,说不想吃了,很累,已经睡觉了。


 总算把门关上,可以好好地睡我的觉了。


 一路的疲劳累积,一觉就睡到下午。醒来,收拾一下自己,然后,小心地打开门,看清楚对面的门没开着,然后就快快地走出宾馆。


 艾提尕尔清真寺坐落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市的艾提尕尔广场西侧,居闹市区中心。艾提尕尔清真寺是一个有着浓郁民族风格和宗教色彩的伊斯兰教古建筑群,坐西朝东。



       艾提尕尔清真寺已经成为全新疆穆斯林聚礼处,每天到这里礼拜的人达到2-3千人,星期五主麻日下午男穆斯林的礼拜人数达到6-7千人。古尔邦节时,全疆各地都有穆斯林前来礼拜,通宵达旦地狂欢。



       艾提尕大清真寺不仅是新疆地区宗教活动的重要场所,在古代还是传播伊斯兰文化和培养人才的重要学府,天山南北以致中亚地区许多教阶较高的伊斯兰教神职人员和学者都从这里毕业,其他还有更多的有影响的诗人、文学家、史学家和翻译家早年也在此受过严格的学业培训。




       其实伊斯兰教象所有宗教一样,都是让人过精神生活,让人从善并且爱已爱人,但是正因为它涉及人的精神,常常被利用来控制人,历史上宗教经常被统治者或者别有用心者利用来达到他们的目的。


       恐怖主义本质上也是这样手法,利用人们对宗教信仰的狂热,控制人们进行一种所谓的正义神圣的恐怖活动。想想杀死很多无辜的手无寸铁的普通民众,怎么可能是神圣的事情?!无非是对弱者的一种欺凌,有本事你可以对全副武装的入侵军人作战!


       可见人一旦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对某个东西变得狂热,真的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平时基本不看电视,父亲喜欢看亮剑,我也就看了一些,其中有一段,李云龙让妻子为政委介绍了个对象,冯楠。


       冯楠见了赵刚问的第一个问题:当你面对一件事情时,你的思考,第一是作为赵刚,还是第一作为共产党人,赵刚回答是:作为赵刚。(大概是这个意思,具体的话记不清了)


        冯楠很满意这个回答。我很欣赏这个问话,更欣赏这个回答,它直接表示了,发生任何情况之下,赵刚都会首先,作为一个人,独立思考,以人性的良知面对事情,而不是凭对一个集体的狂热,盲目的执行任务,我认为这是一个知识分子应该具有的素养,或者是任何一个人,如果愿意,都可以选择这样的方式处世。


       自从上世纪80年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在西亚兴起,它霍然已成为整个伊斯兰世界的一种代表。这也是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所忧虑的---伊斯兰教原本像这清真寺里的绿色,平和而稳重。他说,像内地人熟悉的佛教、道教一样,伊斯兰教从不要求信徒用暴力与他人为敌。


       以上是我在一篇采访文中看到的,对宗教比较感兴趣的我,觉得甚为认同,错的不在宗教,而是利用了宗教对人实行洗脑的少数恐怖组织者。


清真寺已经关门了,就在附近的广场上走了走,坐了坐,作了以上思考。


 晚上这附近有一个夜市,就想看看,果然慢慢热闹起来,有不少小吃,还有各种烤肉,但他们都是维族人,居然没有看一个汉族人,(大概是因为现在是旅游淡季,而南疆汉族人相对比较少)。


 刚开始,我是有点受视觉满眼都是不会讲汉语的维族人,心理上有些小怕怕的感觉。多观察了一下,他们也很好奇地看着我,有些目光是和善的,有些是好奇的,有些是茫然的,只有少数是有点凶凶的,好吧,我就拘谨中小逛逛吧。



 这时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他。他一看见我就笑了,这下突然想起来,他就是早上听到我打了个超级响大喷嚏,而大笑的那两个人中的中年人。


  听我说想买点东西但听不懂维语,他就自告奋勇地为我作起翻译,到各个地方为我和摊主交流,看得出来他人缘很好,我买得不多的,摊主就不肯收钱了,就当送给他了,弄得我挺尬尴。


转了一圈,有了不少收获,边吃着东西边和他聊天,他叫买买提,汉语讲得很好,在上海经营烤羊肉串,现在回家来过年,说是帮朋友来做生意,其实就在这儿和朋友玩玩,叙叙旧。


 边上的女维族朋友看我们交谈得挺融洽,就用手比划着,好象是一对的样子,他对这个女的放下脸来(表示不要胡说),我也立马神情严肃板着个脸,太破坏气氛了!


 唉,世人间的男女关系,只有男女私情这一种模式?!没有正常大方友谊式的交流了?!总之,很煞风景!


这时边上有在一旁看着我们说话的一个中年维族男子,摆出姿势想被拍照,我就拍了。边上更多几个朋友,男的女的都要求拍照,我一一拍下来了,看他们很开心的样子,我又回到快乐的感觉中。


 请他们帮我和买买提拍了照片,约定回去后将照片寄给他,留下买买提的地址(可惜照片和地址都在拉萨丢了)。


 看看时间不早了,要回宾馆了,买买提将我送到巴扎边上,告诉我回宾馆的方向,说想请我明天中午吃饭,我非常感谢他的邀请,解释天要去香妃墓,可能没有时间。


 道别回宾馆,洗澡睡下,今天是个又累又怕还算有惊无险的一天,查看了一下,原来喀什总人口449.92万人,汉族人29.3万人,占总人口比重为6.51%;维吾尔族人414.03万人,占总人口比重为92.02%;塔吉克族人口4.27万人,占总人口比重为0.95%;其他民族人口2.32万人,占总人口比重为0.52%。


 汉人真的很少,少数民族多数不会讲汉语,语言不通,比较不安全,想着在乌鲁木齐麦田遇见的三个人,明天应该到了,要想办法联系上。


 明天续写香妃墓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