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保险价格联盟

女生一个人去中东旅行是什么感觉?(续)

楼主:米坛埋骨 时间:2018-10-06 16:04:34

昨天那篇发了之后,有干眼症患者表示她是滴眼药看完的。

谢谢亲们如此捧场。

其实我很久之前就不写游记了,不只是懒,我是个喜欢向前看,不喜欢回顾过去的人,对重温旅途中的人和事有莫名的恐惧,仿佛那应该只是我非常私人的体验,不足为外人道。

而且,物是人非的感觉很伤。


群里的小伙伴问我和Grant有没有互留联系方式。

其实,当然是有的。

但,除却巫山不是云。离开了约旦的特定时间和空间,离开了面对面时他的气息和表情,虚拟世界的联系对我没有任何吸引力。

我习惯把美好的记忆放在一个透明的罐子里,然后他们就会永远保持当时那种鲜亮的颜色,再被时间发酵成酒一般香醇。

怎忍心把它带入现实,看它在日常琐事的涤荡下渐渐苍白枯萎呢?



我继续讲后续发生的故事吧,那又是一番高潮迭起啊。

话说我离开Grant之后一个人开车去月亮谷。其实我本来打算多和Grant呆几个小时,傍晚时分再去月亮谷的,但是在佩特拉古城我巧遇了一个在英国做科研的香港人,他也是一个人开车旅行,结果前几天在king’s highway(就是我和Grant他们开过的那条路)上发生车祸,车子在路上翻了三圈才停下来,报废。他被送进当地医院处理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大碍,于是当天就出院继续旅行。

在路上就是这样,人比人吓死人,比你牛逼大发的多了去了。

他告诉了我很多月亮谷的情况,说佩特拉出去之后山路起伏大,视线受阻,经常看不到前面的情况,不能开夜路。


从佩特拉出来之后不久,因为想找加油站,我在镇上绕了好久又迷路了。

一看前路荒凉,我不敢冒开一半没油的险,就又倒了回去,看到路边有个警察的岗亭,便停了下来上去求助,结果刚好遇到一群警察开着越野车路过,刹在了我旁边。

车上的年轻警察们个个都是大男孩子,一眼扫过去脸上稚气未脱,他们透着车窗探头探脑地瞧我,笑容好生娇羞。

然后一个人高马大,长官模样的警察打开车门走了下来,携着一身狂霸炫酷的气场跑过来问话。

结果……我就享受了人生第一次警车开道的待遇,领我去加油23333333!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国家领导人的待遇也不过如此嘛。


在加油的时候,车上的小鲜肉们跃跃欲试,躁动得很,但是都没敢下来,只有那个霸气的长官又挪到我的车窗旁边,敲了敲我的窗户,一手撑着我的车顶,弯下腰看了看车内,还装酷地拧紧了眉头。

【发生了什么事?】他大惊小怪地问,【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开车?你要去哪儿?遇到了危险怎么办?】

我估计本国的女性不太常在无人陪同的情况下开车。所以我耐着性子解释了一下。

然后长官大人便坚持让我留下他的电话,他掏出口袋里的小本子,一边写一边说,【你要是在路上遇到了危险,一定要打电话给我,听见没?】

我收下了他的电话不久后,油也加完了,长官大人坚持再把我送到前往月亮谷的正确道路上去。

把我一路带到了高速路口后,警车停了下来,里面伸出一只手指了指旁边的路牌,路牌上清楚地写着目的地的英文名。

我赶紧下了车走上去,千恩万谢。长官痞气十足地一笑,司机甩动方向盘掉了个头往回走了,小鲜肉们挤在窗边,使劲朝我挥手。

这拨可爱的警察们画面感都太强了,就像在拍电影一样,所以回忆起来,也忍不住会心一笑。



黄昏时分,我接近月亮谷。

其实,也依旧是不顺利,我在高速公路上开过了,没有找到那个岔道口,开过了好久发觉没对,又倒回去才找到的。

像我这种智商也就基本告别自行车了。

月亮谷是一片壮丽的沙漠,也是峡谷,沙子在夕阳下呈现火一般的赤红色。沙漠中有连绵的怪石和群山,险峻嶙峋,气势磅礴。这里也是著名的电影《阿拉伯的劳伦斯》的取景地。


我很爱极致而纯粹的景色,极致的辽阔,极致的险峻,极致的荒芜,极致的黑暗,极致的蓝和极致的红。

我对沙漠的爱是其他任何地方都无法替代的。沙漠模糊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身处沙漠之中,你会忘记这是何年何月何种纪元,你也会忘记这里是哪一颗星球的表面。

你会更接近世界的原初。


私家车是不能开进月亮谷保护区里的,因此我把它停在了门口的游客中心。

我到达的时候已经接近日落了,门口没有什么人,我茫然转了一圈后,便有一个阿拉伯传统打扮的男人前来搭讪,说他是月亮谷里的原住民,可以带我进沙漠游览。我跟他聊了几句,问清了里面的情况,价钱什么的,觉得可以接受。

对,我跟陌生人走了,again。


(在我迄今为止的旅途中,我跟陌生人走过无数次,没有一次我真的遇到了人身危险,这个世界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但我还是要说,至少在你有足够的经验之前,请不要这么做。因为这种事是不能讲概率的,你是经不起万一的,一百次里面只要你有一次遇到了危险,那一次你可能就回不来了。别忘了有种犯罪叫做临时起意。)


对于我的作死强迫症,我一个朋友如此评价:其实你已经和死神擦肩而过很多次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但容我再嘴贱一句,人类最大的不公平是运气的不均等。世界上这么多人环游了世界,你却被撞死在买菜的途中,怪谁?


于是我就这么上了这个男人的车,往沙漠深处开去,车里大放着中东流行乐,迷幻妖娆的,还挺应景。

男人的名字叫Helen,出生在月亮谷边的贝都因小村子里,是个土生土长的贝都因人,络腮胡,眼眶深邃,睫毛又长又浓,像图片里看过的迪拜王子。(贝都因是中东沙漠里古老的游牧民族,长期在沙漠里以放牧为生。)

他性格开朗随和,英语也不错,大大方方的,没什么猥琐的气息,所以我第一印象很好。





落日中的月亮谷,一片血光。

Helen带我赶在落日的余晖中兜了下风,然后他问我,【今晚我们在沙漠里宿营,你是想睡帐篷还是崖洞?】

纳尼?!我立马就鸡冻了,还可以选崖洞???!!!

露天席地,睡在沙漠与星空的怀抱里,太刺激了!我想都没想就说,【崖洞崖洞!!!】

然后我才又问,【晚上的沙漠会不会很冷,听说会降到零度?】

Helen满口保证说他有床垫和厚毯子,肯定不会让我冷着。

于是他载着我,跑到一个沙漠宿营地里去,借来了床垫、毯子,还有简单的厨具和调料。然后我俩又回到贝都因人的村子里,在一户住家那儿采购了水和食材,番茄、土豆、萝卜、洋葱啥的,我说我喜欢吃辣,他就抓了好多辣椒。


这时候天已经差不多黑尽了,几颗稀疏的星星升了起来,气温迅速下降,村子里家家户户亮了灯,在茫茫的沙漠的一角里,传递着微弱的生命信号。

采购完毕后,Helen带着我又一趟子冲入沙漠里了。

他大开着窗户哼着歌,开足马力狂飙,车子在缓和的沙丘上不停颠簸,像过山车似的。前方荒野一望无际,不用担心撞到任何东西,所以飙起来非常肆意。

沙漠深处万籁俱寂,黑得像地狱一样,只有两盏车灯,洞入无边的夜幕。



Helen带我来到一处有灌木丛生的地方捡拾生火用的柴禾。

沙漠里的植物资源非常宝贵,Helen指导我说【不要去拔还活着,要去捡落在地上已经枯死的树枝。】

在车灯的照明中,我俩分头忙活了二十多分钟,收获颇丰,把他小卡车后面的车斗装了一半。


然后我们就高奏凯歌,一路开到了他所说的那个崖洞,(他居然能在夜里的沙漠中辨别方向,并准确地在林立的乱石中找到那个山崖,也是人才。)

这其实也不算是个洞,而是一个山崖凹进去的背风面。Helen认真地介绍说,这个地方是他爷爷发现的,后来传给他爸爸再传给了他,只有他能使用这个地方露营,别人不行。

原来沙漠里的山石也都有产权。


Helen把物资卸下来后便开始生篝火做饭,他让我随便去周围逛逛,吹吹风,看看星星什么的。

但是我就想观摩他做饭,于是乖乖守在篝火旁从头看到了尾。

【我要给你做一顿你一生都忘不了的美味!】他一边洗洗切切,一边夸下海口。



菜烧熟了,没有餐具,就用手抓着烤好的囊,蘸着吃,铲着吃。

不脏,沙漠里的沙子和木柴都是最干净的,被烈日洗涤过。

菜糊糊酸酸辣辣的,居然很符合四川人的口味。

还有酸奶、沙拉和饭后水果呢。虽然简单,但是不穷酸,不应付。

我胃口大开,吃了很多,赫然感觉自己已经是一名流浪着的贝都因人了。


和Helen围着篝火边吃边聊,听他讲了很多贝都因人的事,他的祖先是如何扎下根来的,他的牧民父母,他们的沙漠生活,年轻人如何走出沙漠去外面学习工作,还有对中国的看法。

Helen听说我是独生子女,十分惊讶(阿拉伯的家庭都是多妻多子多孙的)又听说中国有计划生育,便简直出离愤怒了。

【过分,过分,太过分了!】他气得一直说。

Helen说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我这样,单独出来旅行的中国人,让我以后一定带朋友来玩。

很多很多的轻声细语,在沙漠恢弘的晚风中,随风而逝。


吃完饭后,Helen邀我一起在星空下散步。

风很大,吹动起他的头巾和长袍,仿佛不小心就会把他吹跑,吹到一千零一夜的故事里去。而他的角色,应该是一个快乐的阿拉伯牧羊小伙。

渺小的我们漫步在万古洪荒的沙漠之中,是两个慢慢移动的小黑点,天和地都大得不着边际,仿佛要将我们压扁,让人有些紧张。

远处是可怖的幢幢黑影,像一重重地狱之门般耸立。我不断回头,看见我们的篝火渐渐微弱,直到消失在黑暗里。

我们在地狱之门间穿梭,Helen给我讲起了笑话,而我心不在焉,只想听风的声音。


睡觉的时间到了,Helen在篝火的灰烬旁并排摆了两个小床垫,拿了两床厚毯子,我们和衣躺下,睡不着就继续聊,渐渐又凑在一起,互相翻手机里的照片。

看到了他的日常生活,仿佛也算是富足安逸,有好几个兄弟姐妹,还看见他养的一只鹰,原来阿拉伯男人真的都养鹰?

看着看着,我们就都睡着了。

半夜醒来的时候,Helen两只手臂紧紧抱着我,正在打呼噜。

我正在想要不要把他推开,抬眼一看,头顶的璀璨星光就惊呆了我。

原来这个时候星星才全出来。

视野被黑色山崖遮蔽了一半,浩瀚的银河从后面横贯而出,呈穹窿状跨过天幕,亿万星辰像铺就在黑丝绒上的钻石粉末,静静闪烁着亘古的光辉。

仿佛整个宇宙都在俯瞰着我,仿佛天堂此刻,已为我静止。



第二天一早,太阳正对着我们升起,刺眼的光芒将我叫醒。我走出营地,才看清楚了周围的样子,篝火周围有好多小动物的痕迹,蜥蜴或是沙鼠什么的。在我四处闲逛的时候,Helen开始准备早饭。


Helen抱怨说我昨晚老是在翻身,把他也吵得没睡好。

我笑不出来,想起来不觉有些后怕。

你说这荒郊野外孤男寡女的,他要是趁我睡着,把老娘先奸后杀了,也挺容易的,是吧。

何况我身上还带着不菲的盘缠,简直有充分的动机了。

也许在平行宇宙里,这么可怕的事真的就已经发生了呢?

开脑洞不能耽误我吃饭,在囊烤好的时候,我就把这事给忘了。


吃完了饭,Helen收拾好行装,开车带我继续兜风。他带我去了他家的牧场,给我炫耀了自己家养的骆驼母女。这匹小骆驼是刚生了两个月的。


沙漠里没水,他们每天都要从外面买一油罐车这么多的水来做家用,喂给牲畜,连骆驼吃的青草都是从外面运进来的。

我也试着喂了喂小家伙,小家伙很腼腆,总是躲在妈妈后面,只能拿吃的来引诱。


牧场旁的帐篷里面坐着Helen的妈妈,一位不会说英语,但很友好的贝都因大妈,她请我喝了一杯甜得腻人的甜茶。我礼貌地征求了她的同意,拍下了这张照片。

在伊斯兰国家旅行时,拍穆斯林女性请一定征求同意。


喝完了甜茶我们继续出发。在沙漠中的小茶肆里拜访了Helen的好哥们,这位小哥也请我喝茶,他正在做茶叶,和Helen一见面就开始用阿拉伯语叽里呱啦聊起来。



这座石桥是月亮谷一个著名景点。照片是Helen帮我拍的,对,里面这位白衣女侠就是我,沙漠之花的风采有没有。


作为回报,我帮Helen也拍了一张。


这也是月亮谷里一个著名景点啊哈哈哈哈哈让我先笑一会,因为整个月亮谷只有这一棵树!不远处还专门开凿了一个蓄水槽来养活它,在人和动物都没水喝的地方,也是难得。


最后Helen带我去了一个怪石峡谷,他教我在这里面徒手攀岩,这是我第一次攀岩,在他的悉心教导下我爬上了一些很吓人的地方。


就这样玩了一个上午后,精疲力尽的Helen把我移交给了村子里的另一个大叔,大叔继续带我去骑骆驼玩,我们一起去附近的一个山上找水源。他妈的那是一个远啊!骆驼爬不上去的地方我们就换徒步,走到我又开始幻想大叔会不会把我骗到什么地方去奸杀了,才终于在山谷背阴面找到一个布满绿色植物的地方,有山泉一点点顺着岩缝滴下来,就像没关严的水龙头。

我又热又困又累,也不管卫生与否了,直接用手接着狂喝,可算体会到沙漠民族的不易了。


可惜在今天翻找照片的时候,始终没有找到这处水源和沿途的照片。估计是在野外呆了一天一夜,照相机都没电了吧。


亲爱的,感谢你看到这里。有机会,我再给你讲后面的故事,我们的冒险永不打烊。



最后来回答一下朋友的问题,看累的可以跳过这段。


我个人觉得约旦是【比较安全】的,因为它的社会和政局都很稳定。如果你遇到的麻烦只是性骚扰和小骗子的话,这是可以通过你自身的警惕和注意来规避的。

如果你是男性,那更安全,很多问题根本就不存在。

那在我看来,什么是【不太安全】的目的地呢?

我14年夏天的时候和另外一个女生朋友一起去非洲,肯尼亚的内罗毕给我的感觉就不太安全。因为不久之前,那里才发生过恐怖炸弹袭击,之后所有店铺和公共场所门口,都守着拿扫描器的安检。

我在肯尼亚的一个当地朋友,上街的时候也从不带大包,防止被抢。


有个印象很深刻的细节,当地的司机(是个黑人)有天早上来接我们的时候,我发现车的挡风玻璃上多了个弹孔,他承认说是昨晚遇到了枪击,而且就在刚刚送我们回旅店之后。

【幸好你们不在】他轻描淡写地说。


所以,恐怖主义和政局不稳定,才是最大的不安全因素。


但旅行不是故意找罪受,一切都应该在自己可以承受的、舒适的范围内,如果你是对性骚扰完全无法忍受的女生,那就最好结伴去约旦、伊朗等地。


至于以色列,我一定要纠正很多人的误区。以色列是犹太人的国度,繁荣富裕,文明度和安全度都很高,外国游客很多。在以色列玩和在欧洲玩的感觉差不多,特别是几个沿海城市,简直不要太高级。

女生一个人去以色列没问题,常规旅行节奏,街上没人会特意关注你,很自然很放松。


以上。



请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关注

天天抓蚤

定期洗脑

睡了就跑

少年,不来一发吗?


非文艺青年不约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