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保险价格联盟

[进展]“她不死我也死不成”的口袋婆婆后续:爱心人士与政府纷纷介入

楼主:长风高中 时间:2018-10-04 17:07:43

前段时间,

一篇《81岁拾荒老人:她不死,我也死不成》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

引发了无数人对口袋婆婆的同情,

也让更多人注意到了这个物质社会的阴暗角落。


在文章出来之后,

无数网友和爱心人士纷纷前往献爱心,

政府和各级部门照例也开始进行爱心关怀,

新华社记者也介入报导,

最终我们也看到了一个在原来那篇文章中看不到的东西:


首先,口袋婆婆蒋贵英并不是只有那个患病的女儿一个子女,

除这个患病的女儿之外,

她还有3个儿子和2个女儿,

这些年来,

他的3个儿子每个月给老人450元生活费(相当于每人150元),

而一个住得比较近的女儿也会经常过来看望老人和帮忙打扫卫生等。

当然,

这些数据是资阳市雁江区民政局负责人说的,

具体如何,

我们只能暂时以这个为准,

但至少证明了一件事:

口袋婆婆并没有被这个世界遗忘,

因为她还有其他的亲人。


其次,

蒋贵英、郑明芝夫妇年满60岁后,

每人每月在户籍地领取城乡居民养老保险补贴75元;

从2007年开始,郑素群每月领取低保金215元;

2015年,她患病的女儿郑素群申请办理了残疾证,

从2016年开始,

每月领取残疾人低保生活补贴70元和智力二级残疾人护理补贴50元。

这依然是当地民政局和残联的数据,

不过看着这些微薄的数据,

我们很难理解当地相关部门公布这些数据的原因是什么,

或许他们想表示的仅仅是:

其实我们已经给了他们足够多的帮助了,

国家的政策只能做到这里,

我们也没办法。


最后,

2013年开始,

四川益路同行公益组织志愿者蒲斌等就开始展开了对老人的爱心帮扶,

这也是我们能见到那篇《81岁拾荒老人:她不死,我也死不成》文章的原因,

因为蒲斌就是文章中讲到的“弹簧”,

而在这篇文章爆火后,

也引发了大家对口袋婆婆的帮助,

是不是在助长不赡养父母的风气,

更多的人则是在讨论国内目前的福利和帮扶机制,

毕竟这个世界不止口袋婆婆一个人,

可能还有更多活得比她更凄凉的家庭,

只是没有爱心人士关注到,

或者没有媒体去报导,

那么我们是不是要把“扶贫”交给媒体去做呢?

此外,关于这些因病而穷的家庭,

我们在现在的朋友圈里几乎到处都能看到,

那么,是不是应该有更多的帮助渠道,

而不是等着他们自生自灭呢?


或许,

这个社会,

并不缺乏人情味,

并不缺乏温暖,

可是,

仅仅只能这样吗?

或许,

医保、扶贫都应该有更新的东西,

去保护、帮扶更多需要帮助的个人以及家庭!






让“不敢死”的蒋贵英们好好活


新华社记者侯雪静、许茹

  近日,一篇题为《她不死,我也死不成……》的文章刷爆朋友圈。文中四川资阳80岁的蒋贵英自强不息,在成都拾荒近20年,照顾残障女儿和高龄丈夫的故事令人唏嘘。

  新华社记者了解到,蒋贵英老人居住地成都市金牛区和户籍所在地资阳市雁江区的民政部门已取得联系,商讨了具体帮扶措施:针对患病女儿的生活起居问题,积极与蒋贵英其他5个子女协商,尽快改善老人的居住环境;对蒋贵英的外孙开展就业帮扶;将老人纳入居住地社区关爱援助范围等。

  蒋贵英的故事有了一个温暖的结局,同时带给我们更多思考。蒋贵英每月因为有子女的赡养费,加上户籍地资阳民政部门发放的低保和补贴,刚刚超过约3000元每人每年的贫困线,无法被纳入贫困人口。但本身高龄加之有残障子女需要抚养,挣扎在贫困线边缘的蒋贵英随时可能跌落到贫困线以下。

  蒋贵英的遭际是个案但不是孤案,她是一批在城镇化进程中,进城生活多年的老龄流动人口的缩影——离开农村老家多年,老家没有亲属、没有安全的住房,有的甚至在老家成了“失联”人口。如果回去没有更进一步的政策保障,把他们面临的种种“不敢死”的问题都兜底管起来,蒋贵英们只能成为游走在扶贫政策之外的“夹心层”。

  脱贫攻坚越是到后期情况越为复杂,越需要下绣花的功夫。对特殊群体的帮扶既要体现“精度”又要体现“温度”。对蒋贵英这样的潜在“准贫困人口”,需要统筹考虑,拿出更有针对性、更加个性化、更有温情的帮扶措施,才能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让精准扶贫工作更加扎实稳固。

  唯有以更加精准、扎实、细致的工作推进脱贫攻坚,才能有效补齐民生短板、促进社会公平正义,让“不敢死”的悲情变成好好活的温情。





“口袋婆婆”我们来帮您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作者:宋豪新


成都春熙路的热闹街头,一位身材瘦小的老人,佝偻着身躯,装满瓶子的垃圾袋压过了头顶。这一画面几年前被路人拍下,流传网络。从此,“口袋婆婆”成为蒋贵英的“网名”。日前,一篇名为《“她不死,我也死不成”这个故事弄哭了整个朋友圈》的文章在网络上热转(“她”指的是蒋贵英的患病女儿,“我”指的是蒋贵英),让蒋贵英再次回到公众视野。

  蒋贵英是谁?她遇到什么困难?社会各界如何帮扶她?本报记者进行了实地探访。

  爱心人士给予援手

  12月5日中午,记者来到成都金牛区马鞍北路农贸市场,走进一条小巷。“口袋婆婆”蒋贵英一家,就住在这里。一路走进去,还有6户人家也住在这个巷子里,一串灶台靠墙支着,仅有一人宽的小巷愈显逼仄。巷子尽头,两间小屋紧挨着,一间是蒋贵英和女儿郑素群住,一间给外孙唐郑住。

  不到10平方米的屋里,八旬出头的蒋贵英坐在床边,身后的床上、地上、桌上,堆满了爱心人士送的米、油、牛奶、鸡蛋,还有一摞摞的被褥毛毯。3个年轻人围在她身边,正在教她用前几天爱心人士买的手机。

  “麻烦让一让哈!”一位快递员挤了进来,“婆婆,这是好心人给你买的米和油,搁这儿了哈。”

  “谢谢啊!抓把花生再走吧!”蒋贵英嘴里不住地念着。

  据资阳市雁江区民政局负责人介绍,蒋贵英家住雁江区中和镇红光村六组,她和老伴郑明芝共育有3个儿子和3个女儿。其中1个女儿郑素群,小时候患上脑膜炎,后来病情愈发严重,生活无法自理了,老人就把女儿一直带在身边照顾。十几年前,蒋贵英带着患病的女儿从老家资阳来到了成都,拾荒谋生,照顾女儿吃喝拉撒。

  3个儿子,每月一共给她450元生活费。还有1个女儿,住得离老人最近,隔三差五都会来看看,帮老人收拾打扫。

  养老保险、低保都有

  虽然蒋贵英的户籍不在成都,但她在成都生活十几年来,一直受到成都当地公益组织、爱心市民及政府方面的关注和帮助。

  来自社会的关爱,可以追溯到2013年——那年,四川益路同行公益组织志愿者蒲斌听说了蒋贵英的情况,开始了帮扶。“最近这几天,因为蒋婆婆的事,我们公益组织群新进群的网友超过3000人,都希望能够帮帮她。”蒲斌说。

  马鞍东路社区网格员于洪告诉记者,今年5月,蒋贵英一家搬到这里租住,他在日常巡查过程中,很快就和她接触上并逐渐熟悉起来了。“今后,我还会继续发动社区内志愿者、居民骨干常去探望,陪婆婆聊天。”

  记者从资阳市雁江区民政局、残联了解到:蒋贵英、郑明芝夫妇年满60岁后,每人每月在户籍地领取城乡居民养老保险补贴75元;从2007年开始,郑素群每月领取低保金215元;2015年,郑素群申请办理了残疾证,从2016年开始,每月领取残疾人低保生活补贴70元和智力二级残疾人护理补贴50元。

  雁江区政府还为郑素群购买了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补充医疗保险,为唐郑发放了孤儿生活补贴。

  建立长效关爱机制

  民间爱心人士的热心捐助,让蒋贵英在这个冬天不用冒着严寒出门拾荒了。但长效有力的帮扶机制,还有赖于政府相关部门、福利机构的共同托举。

  11月29日,金牛区民政局、驷马桥街道办事处按照社会救助户籍和常住地管理原则,进一步安排人员了解相关情况,并开展人文关怀和帮扶。记者从金牛区民政局了解到,接下来,金牛区民政局将和街道、社区一起,积极争取与蒋贵英其他子女座谈协商,让他们多关心蒋贵英及郑素群的日常生活,增加家人之间的凝聚力,尽快改善蒋贵英一家的居住环境。

  考虑到唐郑面临就业,金牛区将依托街道就业创业服务中心开展个案就业帮扶,帮助他融入社会正常工作和生活。金牛区民政局和街道办事处也将蒋贵英纳入区社会关爱援助范围,有针对性地开展社会关爱行动,并定期组织社区志愿者对蒋贵英一家开展入户走访、关怀慰问等志愿服务,建立长效关爱机制。

  链接

  临时救助相关制度

  国家对因火灾、交通事故等意外事件,家庭成员突发重大疾病等原因,导致基本生活暂时出现严重困难的家庭,或者因生活必需支出突然增加超出家庭承受能力,导致基本生活暂时出现严重困难的最低生活保障家庭,以及遭遇其他特殊困难的家庭,给予临时救助。

  公安机关和其他有关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在执行公务时发现流浪、乞讨人员的,应当告知其向救助管理机构求助。对其中的残疾人、未成年人、老年人和行动不便的其他人员,应当引导、护送到救助管理机构;对突发急病人员,应当立即通知急救机构进行救治。

  ——《社会救助暂行办法》

  因遭遇火灾、交通事故、突发重大疾病或其他特殊困难,暂时无法得到家庭支持,导致基本生活陷入困境的个人,其中,符合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条件的,由县级人民政府按有关规定提供临时食宿、急病救治、协助返回等救助。

  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村(居)民委员会要及时核实辖区居民遭遇突发事件、意外事故、罹患重病等特殊情况,帮助有困难的家庭或个人提出救助申请。

  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或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救助管理机构在发现或接到有关部门、社会组织、公民个人报告救助线索后,应主动核查情况,对于其中符合临时救助条件的,应协助其申请救助并受理。

  ——《国务院关于全面建立临时救助制度的通知》




志愿者“弹簧锅”呼吁:近期不需再为“口袋婆婆”送物资 正为老人寻找新住所


12月4日上午,“弹簧锅”请假探望蒋贵英。


除了手机,他还带来一些捐款,以及正在为老人找新住所的消息。


关注“口袋婆婆”的网友,对“弹簧锅”都不陌生。


四年前,他最先找到蒋贵英,开始为老人一家提供持续帮助。


这几天,看到“口袋婆婆”火了,“弹簧锅”心里安慰,却也有顾虑。


“蒋婆婆最近身体不好,建议大家不要频繁探访。吃的喝的也够多了,不需要再送。”


他认为,当务之急是帮蒋贵英一家离开这间阴冷潮湿的小屋,换个房子过冬。


12月4日上午,虽然是工作日,蒋贵英的屋子里仍然挤满来探访的爱心人士。


他们有特地请假过来的上班族,也有在读大学生。其中,包括人们熟知的“弹簧锅”。


“弹簧锅”本名蒲彬,是四川益路同行公益组织的志愿者。





评论:




凑热闹的吃瓜群众:

@丹蒂 : 别扯淡,我们老家,打工的基本上都是工厂务工人员,谁家的父母不养,会被人戳脊梁骨的,五个子女,你看看这个老人的情况,一个月才多少消费,难道平摊不过来?

@你说南方下雨了 : 老人有4个健全的儿女,每月都给钱,我觉的比老人更苦的孤寡老人才是真真需要帮助的对象。

@诺埃尔 : 很同情婆婆,但她有五个健康正常的子女,就在成都周边工作生活,外孙十八岁了不找工作靠她养,这种情况还救助的话,会不会助长不赡养老人的风气?

@燕特尔 : 给多了,老人肯定舍不得用,便宜了出150的人。

@朝夕盼兮 : 是的,健康的成年的孙子躺着玩手机!真的好可怜啊!

@荼靡花事了 : 那你会每天挨家挨户去问你是困难户嘛?想要获得别人的资助,最主要的还是自己要说出来!例如,你自己不去申请低保,工作人员咋么知道你是困难户!

@Djan : 把福彩中心的度假费用拿出来,能解决太多人的困难。

@米丽 : 是的,我也是周边邻居教的。把瓶子单独装个袋子,放垃圾桶旁边。还有旧衣物废纸也是这样。人家捡的方便一点,就能多捡一点,早点回家

@爱你是一种习惯i : 这是多生应得的下场!这是对多生最好的惩罚!多生也没法养老!支持多生的出来走两步!哈哈哈!





81岁拾荒老人:她不死,我也死不成


01

知乎上有人问,你过的最苦的那段日子是什么时候?

有人答,小时候完不成作业,离家出走半个月,到处蹭吃蹭喝。

有人答,最苦是相思。

有人答,20岁时,父母切断了财务支持。大三和大四的学费都是我一个人挣出来的,最穷的时候,早上和晚上不吃饭,因为工作的地方只包中午饭。

还有人说,属羊的人最苦……

这些回答让我想起辛弃疾的一首词的上半阙: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很多八零后、九零后会很无奈的说,我不敢死,因为我身后空无一人。

很多说这话的人,父母身体健康,有积蓄,有医疗保险,在生活上不但不会拖累他们,还会帮衬他们。

他们这样说,只是一种没有经历过人生大苦大悲的无病呻吟,自以为是的自怜自爱。

退休后,你想做什么?

环游世界啊,帮助子女照顾孙子啊,跳广场舞啊,参加老年活动团啊,去画画啊,写字啊……是啊,辛苦了一辈子,我们退休后终于可以为自己活了。

这时候,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经历了人生的起起伏伏,品味了酸甜苦辣。

那时,有谁还会觉得小时候逃学,中学失恋,大学做兼职是苦难。

年少时光,如清风拂面,多的是淡淡的美好。我们会因为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而哑然失笑,觉得那时候的人生真是无忧无虑。

俗话说:年轻时吃苦不算苦,老年时吃苦才算苦。就如辛弃疾那首词的下半阙: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02

有一位八十一岁的老奶奶,晚年就很苦。

老奶奶名叫蒋贵英,她的名字里虽有一个“贵”字,但她的命一点也不贵。

她的丈夫,因为肺病,多年不能体力劳动。她的女儿,六岁时,因为脑膜炎,傻了,瘫了。

这样的生活都已经够苦,以为生活已经到了谷底,可是命运翻云覆雨,轻易就可以把人推入更深的谷底。

62岁时,女婿得了癌症,把刚出生的不足三斤的外孙交给了她。

那时候,她已经干不动力气活了,只能去成都找活路。

找了一家饭店,帮忙洗碗,只干了一个月就被辞掉了。老板嫌弃她年纪,怕她有个闪失,店里要负责任。

她的丈夫因为身体不好,帮人扫过地,刷过皮鞋,但都干不久。

一家四张嘴,两个病人,一个幼儿,总要生活下去。无路可走,只能拾荒。她的拾荒,没有三毛的浪漫,因为她身上背负着沉重的现实。

一开始偷偷摸摸,怕遇见熟人,毕竟,捡垃圾太“掩人”(方言,丢人)。

“在老家,只有叫花子才去捡垃圾,但一家人要吃饭的嘛。”说起往事,蒋贵英老奶奶还是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蒋贵英每天上街捡垃圾,前胸抱着娃娃,后背扛着一袋垃圾,就这样行走在成都的大街小巷。

废品的价格并不高:塑料瓶8毛钱一斤(16个),纸壳4毛一斤,易拉罐最贵,3元一斤。

“那时,我给自己定的目标,一天要捡3斤米钱回来,才够一家人吃。”

每天的伙食一成不变,两顿稀饭,一碗泡菜,“我现在一闻到酸菜味,都要打个颤。”

外孙小的时候,买不起奶粉,就喂外孙米糊。

现在,他们的住处门口就是菜场,但她从来不会早上去买菜,因为早上买菜贵。

早上三块五毛的卷心菜,傍晚时只要一块,店家还送了三棵芹菜。

每星期割一斤便宜的肉,吃点油味。

记者翻看了家里的粮食,只有一棵卷心菜,三棵芹菜,一把挂面,一点米。

是的,他们不吃油的。那点挂面和米还是好心人送的。

03

亲戚送的半袋生花生,她舍不得吃,专门留给客人吃。

记者吃了一个,花生放的时间太久,已经变软,霉烂了。老奶奶没吃自己不知道,还满怀期待的等待着记者的好评。

她似乎觉得这样待客太寒酸,继续翻箱倒柜,只找到半瓶白酒,说,我给你倒一点。

记者只能以肝脏不好婉拒。

家里的午餐,只是一人一碗半干的稀饭。蒋贵英招呼记者一起吃饭,记者看她们生活苦寒,实在吃不下。

来回劝了几次,老奶奶声音发颤,眼含泪水,把手伸到记者面前,翻转给记者看:“你看嘛,我仔仔细细把手洗了的,碗也洗过了,干净的,不脏。”

老奶奶以为记者嫌弃她脏,可怜一位八十岁的老人单薄的自尊。

因为她有过很多次这样的经历:以前拾荒的路线比较远,她要坐车,被车上的乘客嫌弃。

租的住房很简陋,门口的下水道气味刺鼻,辣眼睛。

有一次,好心人弹簧带着几个年轻人来看他们。正好厕所堵了,粪便漫出来,年轻人捂着鼻子跑了。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老奶奶的话说的这样悲情,记者只能留下吃饭。

老奶奶看记者愿意一起吃饭,高兴地快步走出巷子,在对面的小馆子里要了一碗毛血旺。又要了一些熟菜,抢着付了钱。

老板打了两碗米饭给她们,老奶奶很高兴,回来的路上一直说:“这个米饭是不要钱的。”

记者吃了一碗米饭,那一碗老奶奶留给了她的外孙。

蒋贵英把半份毛血旺,拌在稀饭了,喂给女儿。

如果不是招待记者,她们过年可能都吃不了这么好的东西。

03

拾荒能收获多少,取决于路段,时间和季节。

闹市区,夏季,早上六点以前,收获都会多一些。

夏季喝饮料的多,六点以前,环卫工人还没有清理垃圾桶,垃圾桶里还会有隔夜的瓶子。

老奶奶拾荒生涯里最温暖的一段日子,是在春熙路度过的。

老奶奶年纪大了,记性越来越差了,但对帮助过她的人,她都记得。

从她家坐6路车到红星路二段,下车后,走不远就到春熙路。

那里是闹市,“生意”好,而且是步行街,车子开不进来,外孙跟着她也安全。

六路车的一位王师傅了解她家的情况,坐车不要她的钱,其他师傅在他的带动下也不收她的钱,这样她每天就能节省4元钱,对她来说是半天的收入。

老奶奶说:“我还是要名誉的人,我要给钱,不能白坐。”

“师傅说,他们是帮国家在开车,国家不要你的钱。”

有些乘客嫌弃她脏,不想让她上车,“车是用来拉人的,不是用来拉垃圾的。”

王师傅“河东狮吼”了一次,把老奶奶家的情况告诉了乘客。乘客从此再无怨言,还帮她提袋子,让座位。

王师傅还经常带着同事到她家帮忙。

“一来就是好几个人,送东西,打扫卫生,不歇一口气。”

“我喊他们吃饭,他们都说,哪个吃你的饭哦!干完活就走了。”

蒋贵英在春熙路的时候,因为距离远,每天只吃早晚两顿饭。

春熙路饭店的老板就免费请她吃饭,打的饭菜都特别多,吃不完还让她带回去吃。

“去吃过几次,我怕我脏,影响人家生意,就没去了。老板再问,我就说吃过了。”

她家附近超市和小区的居民都把瓶子给她留着。她出去拾荒的时候,他们还帮她照看孙子,送吃的给他。

还有热心的城管给她买面吃。

有一年除夕,她还带着外孙拾荒,城管开车把她们祖孙二人送了回来,让她们好好过年。

后来关家堰拆迁了,蒋贵英搬家了,距离春熙路就远了,找不到去春熙路的车了,有时候司机也不让她上车。

现在年纪大了,体力差了,还经常头晕,不敢走太远,她就从春熙路消失了。

春熙路上那些善良的人们,给予她的温暖,她是永远也忘不了的。

帮助蒋贵英的还有“四川益路同行”QQ群的群主—弹簧。这个公益群里有成员三千多人,集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天冷了,弹簧带着十几个志愿者来看蒋贵英,给她送来了棉絮、冬衣、棉鞋、毛巾和粮油。

那些没来的群友们,还在手机上问候蒋贵英。

04

老奶奶今年已经八十一岁了,身体越来越差,现在又添了头晕的毛病。

她的女儿生活不能自理,吃喝拉撒都要她伺候。

每天早上,蒋贵英把女儿背到室外的凳子上,喂饭,吃药,然后才出门拾荒。

凳子是蒋贵英捡来的,凳子中间挖了一个洞。她的女儿可以在她外出的时候,直接在洞里解决大小便问题。

她的老公比她大七岁,88岁,肺病很严重。最近睡不着觉,靠墙喘气到天亮,像是拉风箱。根本不能帮她照顾女儿。

她每天拾荒回来,要帮女儿打扫粪便。由于头晕,蹲下去半天才能站起来。

她说:“晕起来还是吓人,眼前花花绿绿,房子都在转。”

前两天,在家里拖地时,晕倒了,在地上躺了不知道多久才醒来。

她丈夫无能为力,只能站在旁边,着急的直哭。

现在蒋贵英老奶奶,只有68斤。背着女儿从床前走到屋外,她扶着床架,一点点的挪,走几步,歇一下。

短短的几步路,她花了快2分钟。

医生说,她头晕是因为过度劳累,又营养不良。

现在拾荒走不了多远,因为头晕,都要歇一下。

冬天天亮的晚,她也不敢太早起来拾荒,因为怕晕过去。天冷,人少,怕出意外。

外孙已经成年,她觉得人生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以后的路只能靠他自己了,她只能帮到他这里了。

但是看看瘫在床上的女儿,她又觉得这种苦难还无止境。

“我已经80岁了,是完全有资格去死的人了。”

她指着女儿,“她没有神经,不焦不愁,没有烦恼,她是不会死的。”

“她不死,我也死不成。”

生活实在太苦了,她不想熬下去了。于是就拿出两三天的收入—12元钱,算了一命。这笔钱对她来说是大钱,她平时连洗衣粉都不舍得买。

她只问了两个问题:为啥活着这么累?还要累多久?

算命的说来说去,就一句话,人各有命。

蒋贵英兄妹五人,只剩下她一个了,剩下最苦的这一个。

医生说蒋贵英丈夫的身体撑不了多久了。

“等他走了,要送回资阳老家,我也是。”

“山上树子还是有的,砍来割料(打棺材),也可以少花一点钱。”

这就是蒋贵英对身后事的安排,活着虽然苦,但是死了,还是要叶落归根,一家团圆的。

06

最让我感动的是,蒋贵英老奶奶的生活虽然生活清苦,艰难,但是她还是收拾的整整齐齐。虽然已经耄耋之年,但是给人的感觉还是干净,清爽。

有人建议她带着女儿去乞讨,蒋贵英老奶奶不同意,无论再难,她都想有尊严的活着。

生活很沉重,但她活出了强者的姿态。

來源:简书 作者:西山旧事






写在最后:


每一个故事到了结尾,

都会在前面埋下些伏笔。

我们不知道蒋婆婆这个故事的伏笔是啥,

或许正如她自己说的,

如果当时自己直接嫁给一个成都的人,

或许就没有后面这么多的事了,

又或者是她的女儿没这个病,

就不会生活得这么艰难了。

但无论如何,

好在属于她的这个故事,

目前来看,

是一个带着眼泪的喜剧结尾了,

未来会如何,

我们不知道,

或许这件事的热头一过,

蒋婆婆一家又会重归贫困,

但好在这个世界还是公平的:

无论你生前多么光鲜,

最终都会死去。


然而,

整个中国并不止一个蒋婆婆,

但我们不知道他们身边是否也有个“弹簧”,

是否也有个愿意去报导的媒体记者,

是否也有许多在朋友圈喊着要给他们捐10万8万的爱心人士,

是否也能有尊严地活着,

跟我们所有人一样……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