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保险价格联盟

【文艺】诗经今译 | 廿一首

楼主:贝塔阅读分享会 时间:2018-09-13 14:57:11


诗 
经 





国风·周南·关雎

1

妹妹,汝以 m 为喙

抵达汉诗帝国的黑,衔来叠词

危险的源头,回答着我

腰系山川的腼腆君子,在一个炎炎夏日

关于渡河时刻表和意外险清凉的询问

2

又暗淡于左右,于荇,于鹤,于焚

于人间厨灶冒烟的榉木和指头

很多人会来迟一生,因过量的焦盐

伏倒在吉他上,有的敌不过琴弦的蓝

自罚流放,洗银河的马匹,整饬晚秋的凉

3

三更物燥,汝求也求不来

哪一边被汝剜去,我就朝哪一边滚落

是西边呢?是东边呢?一个唐朝也不足

我到江南守枣树结果,张开嘴

又悄悄站回今夜,惊惧于侧脸的渊深

4

汝宁不来,十月,河那边涨落也都失去

抹香鲸的腮,一生拼

时辰之外,人们望我乎楼台碗盏

星星点点的眼睛于人世疏离

帝国,停在一场暴雨的起拍。快来看我吧


017-002-020

 




国风·周南·葛覃


2003年二月,安置房和身心忽而便一路旧了下去

且愈发的疼痛起来,由于被娇孙卧里踢破的晚春

还是重逢”归宁父母",这样的细节,她忘了

写到报告里,交与岁月。

 

默无声息的消失在尘世波澜未惊,顺理成章的是她

经过城门时望过一眼的葬礼,风光无限

埋去了少时的葛衣和疼爱,也曾洁白如雪

现已灰到了尽头。

 

野外只有腐朽仍然繁茂。失声的黄鸟许是老眼昏花

竟喜极地倾倒在她干枯的手中,死去

那个山谷不知荒了多少年,她如此补充道

但它嘴里还含着一只迎春。

 

2013年十二月初吾师交给我一把刈刀,悄悄地

离开了。我却没敢找到浣洗葛衣的草木灰。老师,我虚心地

向你请教:“害浣害否”,你有没有做对过一件

可以让你免去尸上的月光。


013-011-027

 




国风·周南·卷耳


一俟你耳朵湿湿漉漉

我们就互相攀登

你乌云苍莽的蹄子落向我,丁丁如伐木

跻踬连绝,于不可数的空气岛屿内部

 

要放下你,就好像

要江南放晴一个阴天

 

你钟爱过登高,尤爱

犀角和金矿崎岖的边境,既危险又美丽

有时,我于一端无限地迫近

又被你霜降早晨般的十指酿入积雪的罐头

 

骑士蜕散,盔甲如旷野,不存在的我

向南山找你,失去记忆找你

在每一朵云的后面,每一颗黑暗的心里

我要,我要滚落你集满空难的一生


017-002-022

 




国风·周南·樛木

    

朝着你的名字探出上身

犹能见你隔着江湖之远递来一颗

注满海风的魔法糖

像一只捕落江城夜凉的手

于此时,替我简化了二月春寒的难

 

鹏城已叠起羽翅静候季风

裹着暴雨和雷霆来临。我则期待

季风里甜蜜的狸

携来夏天秘制的叶纹和花色

 

我还期待掌握

于早茶里唤醒青草的终极奥义

来吧,白鞋子换枣红马,来吧

我将以一罐去秋的积雪款待你


017-002-026

 




国风·周南·桃夭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唐•崔护

 

他死在一家赌场旁,冻死的,身上只剩一条裤衩

入殓师拿了钱叹息着又对我说了些安慰的话

虽然心肝脾肺差不多都坏了,好在保了一个全尸

现在便让他守诺与你安眠在这桃树下,只可惜

灼灼的花蕾已经消耗殆尽,再也雪藏不了

1989年产自西周的淡啤。

 

多么令人怀念,1942年新旧交替的夜里

我没来得及看的寒星——仿佛真是你贮藏的恶果

一夜之后的岁月中,他所称呼的报复也没见半个影子

只有几次在学堂周边,他试图同我亲近,却又最终

逃也似地离开了。我没有猜测他和你的沉默之间的联系

因为,这样得来的果实太过硕大。

 

“城外古刹,人面桃花”,虽然在写实,却有浓浓的唐味

你顷刻想起了秀才崔护。只惜世事弄人,招来了的却是他

一个蠢呼呼的兵爷。哦,1932年,兵荒而马乱的岁月里

你逃光了青春和贞洁。只可怜他,蓁蓁叶子般护你爱你

直如性命,用他的一身兵衣将你从江南护送到北平

最后得到的,却是“适可而止”。

 

母亲大人,小起小落也算跌跌撞撞,你如此地走完一生

我不敢评判,只不忍这桃花依旧、春风依旧、笑也依旧


013-012-003

 




国风·周南·汉广

  

一、男人

男人压了压棉被,斜躺着看女人,想唤一个名字

原来有一棵,乔木,叶子总掉下来

像海上飞来一双骏马。

 

她找出一双耳环,擦亮了镜子轻轻戴上,方才转过身

死于虫蛀,一星期前被我伐掉了

像年中漂走一个孩子。

 

二、孩子

我是你;你是哑巴;哑巴是对男人什么也不说

但嘶叫、低吼,像夏天的蝉、春天的蛇。而你,不像活着

像桶里变灰的白奶油。

 

床前明夜光疑似地上霜。我则疑似

孤单的李白有一张床。没有的则是李白的孤单

像不值钱的祖母戒。

 

三、岸

就像水上的人也会饥渴

岸上的人不能靠岸

你站在对面不敢看你自己

 

上帝和苍天都是个好木匠,只你

自觉此刻没有居所的人不能筑居

即便在岸上我又该如何替你解除

你向自己施加的咒


013-012-011





国风·召南·鹊巢

 

初春的晨雾独立沁凉的站台

以及深黑的树窠

公车迟来,开阔地向着更开阔的地方松动

另一个更稀薄的我在那等候被答覆

 

清白的鹤,往返于榛树和你

偏远心地的马达,衔来回信,关于

多年前你误入一扇梨木门扉

你因此备下的应付

 

有的时候,会是一艘货轮先行抵靠

古人用手卸下江南时我就坐进秋天的后排

让果子在树上分两百零一份甜

一份给我,其余赋你


017-003-002

 




国风·召南·草虫

 

钢铁收入内部的冰雪,昨夜

以阜螽显形,头脑里发动革命

让我,清醒如一个除数,从深圳

驾驭一只深秋的川瓮远赴秦朝,造访你

吾师,一颗不存在的心如何习得银河的平坦

 

你到了,登上另一个比喻

依旧,踮起脚,双双触也触不到的裸踝

被疏于解析的春叶细细地啮着

不回答我或者回到我,偏不

不下达逐松鼠于中原的指示,你偏不

 

我知,你是更微妙的那一个

可以从野菜的绿中捣出更多的蓝

但你听啊,老师,那个你不是的又是什么


017-003-008

 




国风·召南·殷其雷


关于山围里暴涨的雷霆,父亲,我有许多疑问

但首先,下次我该如何从铁矿和乌金中探出

哪一个是换色之后的你

而你是否还能从这个白天认出那最后一个

 

你一搓手笑,我就知你确信深入又出来

能揣回许多烫耳朵的新句子

但我想问,那掷出虚空的

会要求什么作为置换

 

你将粉碎又刨走谁的身体

真的,为什么你选择折身伐掉桔树

让诗神举落双手空饮

 

答案

等待着你,也等待着我,父亲

灯再亮时,我已驰心向外跳伞,轨迹如预备革命

我预感,你今天会从山底独自背回一个唐朝

 

父亲,菜在锅里热着,冰箱里有樱桃


017-003-025

           




国风·召南·小星

 

汝呀,为什么会像一颗憋笑的小句点

盈盈的,躲在夏末电影的片尾

最晚与我相见,又最快地折入银杏

 

我们曾是同一件事情复印

另一件事情,有同一个声音

又叉入不同的队伍———极长的队伍

 

汝呀,还掐到我避难于隔世的小尾巴

在人的荒野中,你说,最明亮的

不知是谁;既辛勤又匆匆的不知是谁

 

我们都手写过许多命运,有的相同,有的不

你和我———那一个作文离题又笑出声的

不知是谁

 

是的,但我想,尽管如此

我们还会

在同一件徒劳而美丽的事物里再见面


017-003-026





国风·邶风·柏舟

 

以烈焰之身,灯

在你眸中秉持清凉,距离外卜我

如内战。白夜震悚,屏息俟候

一双素手已捋着绳索循序渐进而来

谁,会第一个出声提问:“水面何在?”

 

真希望我们

能同时对事物给出否定:

否定坐在你镜中的是我;否定水可以逃脱

能在山顶从柏树的岁月中削出船

面对帝国挂上帆就宣布独立

 

五百年,我且拆且洗,整肃河山,你来了

被人营营地绕着,鞭子如四季

“你要登上这一边吗?”我自问,又问你

怕你记起那个对面同学死亡的少年

曾在旱地飞行中赖掉赌约


017-004-001





国风·邶风·绿衣

 

山雪何时已?我出手探岁月的深

你的衣裳绿回去年今日

 

他尝你时定不知

你是最甜的那一个

 

你总说,生命轮转,春去春又来

失去的绿可以经心雪澣回

我开始相信,你开始透明

直至无处不在

 

谁啊,教我如何从空气中密室逃生

 

感到了吗,风,粗也好,细也好,是假的

披花戴雨的七月是假的,在变窄

连同久饮的心思一起在变窄

 

那是怎样的一位?带走了你绿的肉身


 017-004-013

               


 



国风·邶风·击鼓

 

                     “击鼓其镗

                      ………

                       于林之下”

 

你开口说小叶橄榄时,我还忙于秋收

想香蕉放入板栗,砝码打得更高

你不见了,我剥去国籍的上尉

用今天复印出昨天

城漕锦鲤游弋逡巡,浪费着好看的鳞甲

 

前世剪余的烟桥,我的好老师———

一颗宽厚的大王棕榈,凭云搭向另一岸

让我们经他交换郊游的目的

说不定,那个没有一同归来的

将可以在桂花的辛苦中寻回

 

抬头听,有风,有风来临,散开无辜的疲惫

山上有风,我喂养了三匹马

水中有风,砰砰地响着木头

再一次,小叶橄榄,谁的手在哪里举落

为谁?


017-004-005

 




国风·邶风·击鼓

归来是否同一锐角的跛马

斜边之间迫近,交还我的残掌。暴雪

白头波兰,四十人摸黑数我

将军,荷兜里的坏天气使你镇定

 

还是经你前额的无头飞燕

 

为什么向两极撕我,内战期牧马

结束腰瘦,谁啊,相切与谁

在过去,找你;两个持枪的天使

绕一棵冷树,捉我,慢慢地多出一个

 

不增不减的那一个


017-005-014

 




国风·邶风·雄雉

 

是一颗过犹不及的他山之石,穿入

内心深处,骤然地停顿,面临那里

上锁的苹果。曼妙如此,不可方物

在时间里两厢相形模棱两可,噫

 

她确凿地逃了?是否注定逃不脱?

路上仍有她挪移的脚步,变幻的形状,噫

离开一地才能让另一地落实。远之外有她

站在桥上,身体微皱,像极一个未稳的六月阴天

 

什么也不能令她从一座跃到另一座

忏悔。世界的裂痕握于她手,这一次

她能否克服隐世的冲动,噫

悠悠转身,交还我远望人间的小小透镜


017-006-012

                    




国风·邶风·谷风

 

不在计量注入锅里的风暴,伊心

任些个白线群围着木星绕过又旋回

“他并非听信了山雨的一面之辞”

 

古老的呼吸被气阀丁丁地解释,半生的热

几分钟前,被伊推向梧桐树上的船帆座

“他和他的新娘正交饮吾手植的葡萄”

 

肃肃雨落,伊双手如燕子下上,短去青葱

圆形器皿内成就萝卜荠菜的相亲

“也曾一起跋山涉水、餐风饮露,为两片相宜的叶子”

 

钨丝曲抱余热,最后的金黄溶于伊的银耳饰

杯盏倾倒,筷箸参差,季节徒劳冻伊的双臂

“十五岁,他学会摘花、潜水、伏在树下取悦吾”

 

“不知午夜起床看云的有谁”

“也将别些个的心事铰在空气里止疼”


2017-07-09

 




国风·邶风·谷风

  

病中饮酒,有谁

也侦探银河系晚归的数学

茕茕孑立的子时,云中叠满碘盐和止疼片

正是合乎药理的时辰,你说

为什么不伤我以恨

 

分明同一饮食的手

更换味道在另一更清洁的厨房

灯下转身如隔世

 

渔民乘上白发,山雪重新收集

房间里和自己捉迷藏的龙也隐匿了

有人,自预感中转醒

窗外用一个名字收购另一个名字

 

南方,记得从前,你总说,说起时,你像一棵树

江南,哦,是的,在我眼中,美如一个无理数


2017-07-30

 




国风·邶风·简兮

  

枝梢又挂了谁,自墙外来,唯一的墙外

猜啊,你,偏爱种植偶数的粉女郎

他身上复杂的力浮动,怎样的一则舞姿

在万物中潜伏,等待他点化出中心

 

绘圆。四体修长的虎执辔头脑里的往事绘圆

你呢,骑手,是否已沦陷、溃败到肌肉层

他分饰的红脸兽正交换舞步,试图弥合如初

何其难,他叹道,何其难饮这多年的沉思

 

为什么不看向外面,只空空地裁同一个形状

他拆解出命数的质量,一齐施以时间之火

盔甲遗留门外,最后的停也是攀升

嗨呀,收敛为一吧,新发的果子需确认苦甜


2017-07-19

 




国风·邶风·静女

  

门庭剩余雪花的集市

那个教生物的女老师来了,却下水晶帘

席末坐而啐酒、吃花生

白发断几次,仍等不来一个回信

 

谁呢,穿绿色的衣裳,启动除雪车

突突地营造中心

绕一棵遗落城角的胡桃

找声音,逐一捻上指尖,认不出那一个精确的

 

还有什么没随同洛阳

被人递进晚年,钟声给出肯定。今夜

深入乌兰巴托的失语症将继续

灯死了死,换个地方,我继续等我


2017-08-05

 




国风·鄘风·君子偕老

  

亦不知是哪一世的雨燕

从黑色中变出,以比较符的形象在世上飞

无挂无碍在世上飞

剪开的亦不知是哪一年的雨

 

亦不知是哪一朝的皇帝

自一个袅绕着冷香、足以舞蹈的房间细细观察

“归来时,她带回轻

缺失,她留下的,重于外界”

 

亦不知是哪一天写书的人说

总是烽火召唤冰雪

冷即精密,那无情的以之遍历厨房、国家

以之完成微观者屡屡失败的内自克服

总是最美遭受隳颓

克服即否定,每一个她都仿佛记得又仿佛忘记

 

但是啊,一个承诺已经给出

岑寂于时间的芣苢伸展出新的触角

旷野中,储蓄着倾斜的劲,向一个古老的高度挣扎

她,即将掠过世界的表面,携来老


017-008-030


                                    



国风·秦风·蒹葭

  

茂盛的古音预演过这里的徘徊

只是钢筋水泥的桥身不复昔日

松木的柔软芬芳。一瓶雪花啤

荡开黎明懊恼的圆脸,又一次

爽约,结果如何,你并不在意

反而谈起了她的故乡,空心的

蒹葭。那里,河水容得下这儿

你还未寻到的爱情。你还可以

脱下鞋子游到露水的中央或者

漂流,直到月亮将你打捞为止

但交警不明白这些。掸下鞋上

灰的时间。你让邮轮趟过手心

又快速沉没。半个世界的白雾

裹着你走出夜色,你没有回头

也没有说后会有期。


013-011-022    

 



国风·秦风·蒹葭

  

世上没有路,而你本就是

玩镜子的人(镜子),现在

该扔掉剩余的趣味,关上窗户

去上班,在胜利广场经过他

像经过路人中的任一个

(像经过路人中的任一个)

 

类似的事仍在继续变旧

但还未变成齑粉,加把劲

希望很快就能凑满

是啊,不能……经过他

像经过路人中的任一个

 

(像经过路人中的任一个

时间经过我

榛树下有一排绿色的雪花啤

松木桥柔软得可以收进口袋)

还有一双鞋子,白得像我

放在露水中央的一枚奶糖

 

(即使你杀死我,我们

还有家乡,空心的蒹葭)

是啊,不能……经过我

经过时间,像路人中的任一个


013-011-022

 


[图片引自 : 梵高-隆河星夜(局部)]




*内容来源:公众号“更换呼吸”,作者:李阿青



点击【阅读原文】

报名“贝塔【换书】”活动

↓↓↓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