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保险价格联盟

何以焦虑?只因不得不争先恐后

金融简约派2018-08-25 10:26:07

很多时候,我们的焦虑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争先恐后。


争的是先机,要赢和提升阶级,超越周围人。恐的是滑落,没踩准浪潮(例如买房)或遭遇逆境,看别人背影远去。


人们自嘲:谁说阶级固化,下滑通道一直打开着。


1st  中产阶级的狼狈与恐后


最近凤凰WEEKLY一篇《中产爸妈养老价目表》引发我的焦虑,不知你是否同感。


一年前,尤奇男的父亲诊断出肺癌,父亲没有养老保险,也没有商业保险,从生病到现在已经花去将近五十万。


尤奇男在一家狼虎丛生的外企工作。照顾父亲一个月期间,负责的重要项目被同事接手,上级也有点不满。辛苦奋斗四年,加了无数班,喝吐无数次才得到的项目主管位置,可能保不住。而父亲的病,自己的家,孩子上学、辅导班,每月近两万房贷,都需要这份收入。


像他这样每年有40多万进账的人,在外人看来理应光鲜从容,然而,“狼狈”恰恰是他形容目前自己的词。



这就是很多中年夫妇的真实写照——扛下工作赚钱、孩子成长、父母医疗,以及保证自己别倒下。谁如此自傲,说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拜托,我生活里所有的事情,多点钱更好。


于是,赚钱就成了们每个人必须琢磨的事,即使我天生不是那种积极外向、思考赚钱的人,生活也让我不得不转型,但更可怕的,资本市场如波浪,谁知道哪一脚下去是落?


恐后的焦虑,在于社会给的安全感太少,可惜大陆居民,无法如同日本居民、甚至香港居民那样,拥有安稳的福利兜底。所以,需要自己担待着,怎么做?还是要靠商业保险。早年大师们就说,保险的核心作用:完成心愿、拿走担忧。


好在保险已经比10年前发达,现在100-300万保额的医疗险,即使是老年人花费也不过数千元,千万别再拖到有症状的时候,投保被拒。作为中年夫妇们,选择了这样的生活方式,也只有在每日焦虑中继续走。当然为自己备好医疗险、重疾险和寿险,在逆境的时候,总是有保险机构帮你承担了巨大的风险。


相对而言,几千到几万每年的保险费,又能算什么呢?毕竟,恐后焦虑的环节,会让我们努力再去争先。


2nd  争先,一道无限循环题


有毒就毒到底,再来看看争先的焦虑。


争先总是有比较对象的,几十年前,我们父辈过得心安,因为信息并不发达,鄙视链条没那么长。如果事业真不济,从省城退回县城家乡,也能暗怀曾经进过城的优越感,满意度日。


现在真不行,万恶的微信和朋友圈!比较样本随时扩容,只要你曾认识的总可能再出现。例如消失几十年的小学同学,如果他不慎事业有成、坐拥豪宅,朋友圈晒海外旅游照频率如同你在北京周末去农家乐。这种无法避开的挫败感,总是让你内心抽紧、手指紧攥。


毕竟,不能像微信打飞机小游戏那样,谁分数超过,就把他从好友里删除,如我这么做的阴暗人士,毕竟少数。



《权力的游戏》作者乔治·R·R·马丁有本小说《局中变》,一个中学总被奚落的差生,就功成名就、腰缠万贯后,来找当年嘲笑他下错棋的优等生们,展开复仇。


最近看到杨照的采访,他觉得很多人一开始就没有习惯追求自我,“社会告诉你,生存或者优秀很重要,随后说优秀就只有这三条路,于是你很自然的接受了。注定会困惑,因为一直在挣扎,这几条路我到底走哪一个?”


你不大可能从三条路中找到自己最喜欢的。但是如果300条,那就可以相信和挖掘自己。


漂亮话真是太容易了,美容术从政治扩散到普通人,从视觉扩散到语言和文字。真正谁内心可以如此践行和相信呢?唯有内心一边焦虑胆怯,却又迈开向前的一步。


正如豪斯医生第一集所讲,生命从来都是丑陋的。这就是你、我、他的生活。


欢迎关注金融简约派,在术语遍布的世界

认真使用人类语言的神秘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