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保险价格联盟

旅游与保险法律成都律师

楼主:成都律师王伟凡 时间:2019-07-04 11:47:48


【成都王伟凡律师,为您提供专业法律咨询,联系电话:133 3094 3428】


案例一:旅行社监护不当需担责,保险公司列为第三人获支持


案情:2014 年 6 月 20 日,李某 1 的母亲吴某与学知旅行社签订《夏令营专用合同》,该合同由夏令营专用条款、夏令营活动委托监护协议及旅游合同通用条款组成。合同约定:夏令营活动期间,受托单位即学知旅行社全方位实施监护管理,全权负责学生的生命安全;委托期限自接到学生始,至送至学校或交给家长止;受托单位若失责造成监护对象重大伤亡者,委托方将依法追究其监护责任;学知旅行社向第三人已投保旅行社年度责任保险,双方约定的保险责任包括被保险人过失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等,还就发生纠纷时,被保险人被仲裁或提起诉讼时发生的费用由保险人依合同约定赔偿。合同签订后,李某 1 在返回武汉的过程中,因上厕所从车厢上铺摔下,导致右脚摔伤。

判决:法院认为,本案系李某 1 与学知旅行社签订合同后因李某 1 在旅途中受伤而引起的旅游合同纠纷。李某 1 的母亲吴某与学知旅行社签订《夏令营专用合同》,专用合同由夏令营专用条款、夏令营活动委托监护协议及旅游合同通用条款组成。该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该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严格遵守并切实履行。



在合同签订后,李某 1 在返回武汉途中因上厕所从车厢上铺摔下而受伤。而在夏令营活动期间,李某 1 的监护权由学知旅行社代为实施,学知旅行社对李某 1 负有高于普通旅游合同的人身安全保障义务,学知旅行社应当履行保护李某 1 的身体健康及照顾其生活的监护职责,而学知旅行社即监护人因监护不当,导致李某 1 在旅行过程中不慎受伤。故根据相关约定及法律规定,学知旅行社应当承担责任。鉴于学知旅行社与人保东湖科技保险支公司签有旅行社责任保险,且责任属于保险公司的承保范围,学知旅行社也在原审中申请追加人保东湖科技保险支公司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并获准许,故人保东湖科技保险支公司在本案中应根据保险合同约定在保险金额范围内对受害人李某 1 进行理赔,这也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旅游经营者已投保责任险,旅游者因保险责任事故仅起诉旅游经营者的,人民法院可以应当事人的请求将保险公司列为第三人”之规定及精神。故应当由人保东湖科技保险支公司承担责任。人保东湖科技保险支公司上诉称李某 1 受伤的原因未查清、无证据证明学知旅行社未履行监护职责、无证据证明学知旅行社在本案中存在过错,但其亦无证据证明李某 1 的受伤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除外范围,人保东湖科技保险支公司该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根据法律规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义务人应当支付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受害人因伤致残的,赔偿义务人应当支付残疾赔偿金、康复费等费用。另,本案为合同纠纷,不存在精神损害赔偿,故对精神损害赔偿不予支持。

评析:监护权是监护人对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行为能力人的人身权益、财产权益所享有的监督、保护的身份权,是对于无民事行为能力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和成年精神病人的合法权益实施管理和保护的法律资格。监护既是监护人的权利,又是监护人的义务。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监护人可以将监护职责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给他人。故本案中,李某 1 的母亲吴某与学知旅行社签订《夏令营专用合同》,夏令营活动委托监护协议是有效的,李某 1 的监护权由学知旅行社代为实施,学知旅行社对李某 1 负有高于普通旅游合同的人身安全保障义务,学知旅行社应当履行保护李某 1 的身体健康及照顾其生活的监护职责。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责任。故本案中学知旅行社应当承担责任。因学知旅行社向第三人已投保旅行社年度责任保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旅游经营者已投保责任险,旅游者因保险责任事故仅起诉旅游经营者的,人民法院可以应当事人的请求将保险公司列为第三人”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等法律规定,旅行社未尽安全保障义务导致旅游者受伤,属于旅行社保险责任;在无证据证明李某 1 的受伤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除外范围情况下,保险公司应根据保险合同约定在保险金额范围内对受害人李某 1 进行赔偿。


案例二:旅行社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不能免责,不同保险游客获更多保障


案情:黄忠秀系四原告母亲,2015 年 4 月,原告杨厚雄在网上看到被告公司推出“千名老人下江南”的旅游活动,于是帮母亲黄忠秀及其亲属共 4 人报团参加邮轮九日游,出发时间为2015 年 4 月 16 日,结束时间为 2015 年 4 月 24 日,旅游费用为每人 2850 元,四人合计 11400元,原告杨厚雄依约缴纳团费 11400 元,当时未签订合同,后黄忠秀旅游途中发生事故,补签了一份《团队境内旅游合同》,被告于 2015 年 4 月 30 日补开发票一张。出发前,被告未询问黄忠秀个人健康信息、告知是否适宜出游、警示出游事项,也未按合同约定提供旅游行程单,仅在出发前口头告知集合地点。在旅游过程中,2015 年 4 月 23 日晚十时许,黄忠秀在游船内上厕所时摔倒昏迷,被告将其送至蕲春县人民医院救治并通知家属,蕲春县人民医院出具出院小结,诊断“1、蛛网膜下腔出血;2、左侧额颞顶部硬膜下血肿;3、脑疝形成;4、高血压病 3 级极高危组。”因病情危急,2015 年 4 月 24 日转至中国人民解放军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于 2015 年 5 月 8 日出院,诊断“1、左侧颈内动脉后交通动脉瘤破裂出血;2、高血压病 3 级(极高危);3、冠心病;4、重症××。”2015 年 5 月 8 日转至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后因抢救无效于 2015 年 5 月 22 日死亡。洪湖市府场镇卫生院出具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死亡原因为“脑血管瘤破裂出血”。2015 年 7 月 15 日,原告杨厚雄与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汉口中心支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因黄忠秀投保了旅游安全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汉口中心支公司一次性向受益人原告杨厚雄支付保险金及其他费用 170000 元。协议签订后,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汉口中心支公司支付了该款。2015 年 1 月 5日,被告在第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市东湖开发区科技保险支公司处投保了《旅行社责任保险》,保险期间自 2015 年 1 月 1 日至 2015 年 12 月 31 日止,每次事故每人人身伤亡责任限额为 60 万元,保险费用为 184323.07 元。


判决:法院认为,原告杨厚雄与被告中国国旅(武汉)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签订的《团队境内旅游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未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原告杨厚雄依约缴纳团费,被告中国国旅(武汉)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应依约履行合同义务,安排黄忠秀等 4 人游玩并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安全保障义务是旅游经营者在旅游服务合同法律关系中的法定义务,在履行旅游服务合同过程中,旅游经营者有义务为游客提供相对安全的游玩场所,对可能存在安全隐患的游乐项目及时作出风险提示并做好安全防护措施,并且事后对造成损害的游客进行及时救助。本案中,被告在出发前未询问黄忠秀个人健康信息、告知是否适宜出游、警示出游事项,旅游过程中未做好旅游安全宣传工作,没有做到劳逸结合,安排的游玩行程过于紧凑,没有针对老年游客的特殊情况在游轮房间卫生间中安装助力扶手,没有加派随船医护人员,对黄忠秀在卫生间摔倒致死存在一定过错,黄忠秀死亡原因为“脑血管瘤破裂出血”,与自身疾病有关,对死亡应承担主要责任。从公平角度出发,本院酌定黄忠秀对自身损害自负 70%责任,被告承担 30%责任。被告已向第三人投保了旅行社责任险,《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现原告主张第三人应承担赔偿责任,为减少诉累,故确定黄忠秀的合理损失依法由第三人在责任限额内进行赔付。

人保东湖分公司认为上述医疗费用已经由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汉口中心支公司赔付,不能重复赔付,故应在一审判决认定总损失的金额上扣减 17 万元,按 30%比例进行分担,为此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黄忠秀等人委托国旅公司向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汉口中心支公司购买的保险金额最高为 35 万元的《旅游安全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因黄忠秀在旅游途中发生事故后于 2015 年 5 月 22 日死亡。据此,被上诉人杨厚雄与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汉口中心支公司根据黄忠秀购买的《旅游安全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的相关规定,由该保险公司一次性向受益人杨厚雄支付保险金及其他费用 170000 元,符合法律规定。本案中,国旅公司与人保东湖分公司于 2015 年 1 月 5 日投保《旅行社责任保险》,保险期间自 2015 年 1 月 1 日至 2015 年 12 月 31 日止。该责任保险系国旅公司投保的旅行社责任保险系统项目,包括基本险和附加险,其中每次事故每人人身伤亡责任限额为 60 万元。因《旅游安全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的投保人系旅游者黄忠秀,而《旅行社责任保险》的投保人系国旅公司,上述两份保险投保的主体、保险范围均不一致。现人保东湖分公司认为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汉口中心支公司支付保险费用已包括本案主张的医疗费等,但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且《旅行社责任保险》与《旅游安全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系不同的保险法律关系,故本院对上诉人人保东湖分公司的上诉主张,不予支持。

评析:旅行社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方能在旅游者意外死亡事件中免责。安全保障义务是旅行社应尽的法定义务,旅行社的安全保障义务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1)通过要求旅游者认真填写健康信息采集卡,掌握与旅游相关健康信息;对于不适合游客年龄身体健康的项目,提前告知游客;(2)提供合格供应商,确保旅游者在旅行中的人身安全、财产安全;(3)对旅游活动中的注意事项、景区危险区域等进行着重告知和警示;(4)当旅游者发生身体不适时,应当立即采取适当的救助措施等。本案旅行社未能尽到健康询问、提示义务,交通工具设施有瑕疵,没有安排随船医护人员,发生意外事故时未能及时救助,对游客摔倒致死存在一定过错,法院认定其承担 30%责任是合理的。

不同保险,是指在投保的主体、保险范围、保险法律关系等方面均不同的保险。本案存在旅行社责任与旅游者人身意外伤害两种不同保险。因被保险人不同,受偿主体不同,被保险人可分别依据不同保险获得保险金,本无争议。但因旅行社责任险中的保险金最终是给付旅游者或其家属,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中保险金也是给付旅游者或其家属,且如果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为费用补偿性保险,原则上适用损失填补原则,不能就同一医疗费用重复获赔,由此产生争议,本案亦是因此导致旅行社责任险的保险公司上诉,要求扣减意外险中已给付医疗费。但该保险公司并未有证据证明已支付保险费用重复支付了医疗费。另外,目前许多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为定额给付型,定额给付型保险按照约定金额给付保险金,故不存在重复给付问题。在此情况下,投保旅游者方将会得到来自不同保险的保障。其中一方保险公司不能因其他方保险公司已经支付一定数额赔偿款项为由,拒绝承担理应由自身承担的赔偿责任。


来源:网络



腾瑞小编提醒

本文信息来源于网络,文章版权仍归作者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友好告知,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无意之错,请海涵。

编辑:腾瑞法之家

王伟凡律师,擅长代理医疗纠纷(患方)、公司股权收购及转让、公司改制、公司清算及破产、合同纠纷、保险纠纷、债务纠纷及人身损害赔偿等诉讼及非诉讼案件。


联系方式:133 3094 3428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账号

点击查看历史消息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