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保险价格联盟

新西兰旅行记| 去另一个半球,逃离这走不出雾霾的冬天(一)

砌叶集2018-08-10 10:59:43


春节前后和杨老师飞去了新西兰,在那边环南岛进行16天的公路旅行,走了几条不算长的小徒步。因为太懒(捂脸)现在才差不多把游记整理出来,写了很多字,算是自己的旅行回忆,其中可能也有一部分算攻略吧。

注意:如果不想看太多字的话可以直接看图啦!一般图的上方就是和图相关的介绍。有空有兴趣可以慢慢看文字,跟我一起重温新西兰之旅(嘤嘤嘤,怀念……

这是路线:

(本来想自己画地图,但是各种不方便于是找了张路线相似的成图……唯一的差别是我们走了Kaikura没有走Westport)


先放两张美图站街:

这是我本人了!





——Day1——

(前戏,哦不,前奏)基督城一夜one night in Christchurch:“就没有哪个店还开着门吗?”


第一天傍晚到的基督城(Christchurch)机场,到住处放下行李洗个澡之后,天还没黑,其实时间已经将近晚上九点了,但是这边夏天天黑的晚,给了我们一种“还有很多时间”的错觉!(btw这个错觉在之后也狠狠地折磨了我们一次哈哈哈)于是我们两个来自忙碌中国的游客很自然地想,出去溜达一下,逛~吃~逛~吃吧!


我俩商量着,想在周围找家餐厅先吃饭,就开心地在猫途鹰上找了家评分不错的餐厅。

走了两步突然发现不对劲:营业时间赫然写着到下午5点!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还有下午5点就不营业了的餐厅啊喂?!!!

一气之下,我和杨老师决定去超市买点牛排回去自己煎。于是又走去超市。超市离town center稍微有一点点距离。(没办法town center就两条街吧就……)

走呀走,走呀走……

一路上感觉肥肠荒凉。

终于走到超市,然而……也停止营业了!!!

这就很尴尬了。

但我们能让自己饿肚子吗?

当!然!不!能!

赶紧查了查,还好town center附近有可以营业到半夜的酒吧餐厅,就是晚餐时间是餐厅,晚一点就变成酒吧那种。

我们一边往餐厅的方向走,一边留意着路上的便利店,想着能先买点饭团之类的填填肚子。

竟然就还真碰上一家。

我们开心地奔进去,然后……呆住了。便利店里并没有我们想象中像7-11或者lawson那么丰富的食物……不,应该说是……完!全!没!有!没有饭团,没有三明治,连个蛋糕都没有!只有那种最普通的袋装零食。最后我们灰溜溜买了袋薯片,逃之夭夭。

好在最后到了餐厅还算顺利,有一些顾客,但也不算太多,我们选了室外的位子,可以一边吹风一边喝酒(很快,因为来到夏天得意忘形而换上短裤的杨老师,就发现哇靠这里夏天好像……有些冷?)。点菜不是很困难,但这主要是因为吧,菜单我们基本看不太懂竟然……就简直看不出是什么语种,最后,我们在一道菜后面辨认出了“肉”,另一道菜后面辨认出三文鱼,就果断地点了它们!

但菜的味道还是蛮好的,做的挺精致,味道不像在北京吃到的多数菜那么油腻重口,但也不显得寡淡。

餐后点了酒,我点了他们特色的精酿,杨老师点了苹果cider。


因为最后一天还要回到这里,所以这天没拍很多图(晚上太荒凉)。明天就是正式的road trip啦!



——Day2—— 

凯库拉公路旅行Road from Chrischurch to Kaikura & Kaikura hiking:“大晚上的在山里,会不会遇到野兽啊?”“啊!……会吧?!”


今天要正式开车上路了,所以吃了隆重的早餐,人均100(新西兰早餐好像价位普遍比午&晚餐高一点点?),但真心实惠,料很足,做的还是非常良心的~


在网上订好了车,作为两个需要安全感的女孩纸(什么?)我们还买了全险,以及一个不管在哪里出故障都可以打电话让人去救我们的服务(当然后来我才意识到,这其实并没有什么用,毕竟山里常常就没信号了……)。之前不知道在哪里看的,说取车前会有个小的交规测试,搞的我和杨老师都颇为紧张。

结果正式取车时候发现其实并没有测试,整个过程蛮顺利的,基本一人填一张表就行。有个很小的多语种交规手册,内容异常地简单,基本就交代了三件事吧:1、靠左行驶!2、让你让行你就让行!3、超车看着点!

我当时还奇怪这么简单能行吗?上路后才发现真是小规则大智慧……这个在之后的旅程里再讲。

刚开始开右舵的感觉还是非常奇妙的,分分钟觉得自己在逆行,可以说是很刺激了。后来开出城,发现路还是蛮简单的,所谓的高速也就两条车道,一边方向一条,偶尔几小段同一方向会有两条车道,外侧的用于行驶,内侧的用于超车。

路边有很多银色叶子的树,远远看,一片像下了雪。


靠近凯库拉的路段在修路,车道剩下一条,两个方向的车根据指路员的指示轮流通行。指路员们会友好地和每辆过路的车招手,一些浮夸的小哥还会来个绅士的鞠躬礼,让我有种自己在迪士尼的错觉。感觉这里人生活得都很开心啊。

这段车程地图上显示要两个半小时,我们实际开了差不多三个半小时。虽然中途休息以及最后的修路缓行路段耽误了一点时间,但主要还是因为吧……开得慢。不过当时我们可是觉得自己都快要飙车了!两个从(首堵)北京来的人,最初开60迈,被各种超车后终于心一横开到80迈,然后发现……依然被各种超车……后几天渐渐适应过来,因为这边路况好,加上让行非常严格,就路边突然蹿出一辆车或者一个孩子这些情况吧基本都不会发生,所以在市镇外的地方大家车速普遍很快,一百码以上不是什么问题。

到凯库拉已经下午三点多,太阳在海边,风很大。海鸥也不怕人,在公路上飞来飞去。


我们的计划是在这里走条环半岛的徒步线,据称大概三小时。问了游客中心的工作人员,她给我们指了一条近路,说回程如果累了可以从这里横穿半岛,会比完全环岛路稍微短一点。

接下来就非常刺激了。

我们出发的时候大概四点左右吧,路沿着海岸,我往前看看,觉得好像前面也没什么意思。加上太阳很大,风更大,就走的特别磨蹭,一边走一边拍照,还时不时坐下来休息……

巨大的松果!鞋子不是乱入是用来对比大小的……

嘿嘿,露个脸


还有个小插曲,因为风特别大,我手一松,手里地图被风直接吹到马路对面,正好一个白人小妹子从我身边路过,看了我一眼。半分钟后,我听到身后有人叫我,一转头,竟然看到她拿着我的地图递到我面前……当场被暖化啊啊!!

就这么磨磨蹭蹭,这一段小路我们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才明白这大概也就1公里吧……可以说非常羞耻了!),以为差不多就这样了。看到前面有餐厅,几个人坐在室外喝啤酒,大太阳下的我们觉得这实在是太爽了啊!于是也去点了冷饮。在餐厅坐了半个小时,又满血了,就又蠢蠢欲动,想走一走,于是决定继续走剩下的步道。

(这时候我们还不知道,前方等待着我们的是什么……)

没想到前方别有洞天。

先是漂亮的山坡,山上盖着高草,在风的吹动下呈现波浪般的流动,又像顺滑的绸。非常漂亮。可惜这种动态的美在相机下很难呈现出来。


海有种到了世界尽头的感觉。


再往前走,是海狮的栖息地,据说可以看到海狮们。就在我往海里四处张望的时候,杨老师突然骚动起来,惊喜地指向我脚下。低头一看,步道旁边竟然就睡着一只海狮!不说了赶紧合照!


虽说当时我们觉得自己很安静的来着,后来看照片才发现海狮眼睛这副半睁着的样子,想来可能是被吵到了。感谢它没有起床气爆发来咬我啊……

走完海狮的栖息地之后小半岛基本也环了一半,有条步道通上山,就是半岛的另一侧了。我们当时以为这就是归程,没抱什么期待地上去,然后!立马被惊艳了!


这是一只野生的杨老师




感觉这些图没有拍出十分之一的美啊!你得把它放大了想。就你尽量想象一下,目力所及都是这种景象的感觉,或者……你把窗外的五环和雾霾和高楼们全部替换成这些,360度全景是什么感觉!(新西兰这点很亏,因为它的美是很辽阔的,所以从小照片上往往很难体会到。大概因此中国游客没那么多?其实也是好事……)

我们走在山上,山下面就是海岸,走着走着我们不知怎么就从山上下来了。下来的地方是碎石滩,生活着很多鸟类,据说很多都濒临灭绝。其中有种叫titi的水鸟,新西兰是它们最后一片栖息地,在其他地方全都灭绝了,但在这里,也还是一点都不怕人(为了不惊扰它们,我没有拍特写)。


这座小石丘前面有这么一块牌子,但当时我和杨老师都神奇地弱智了,我还觉得很好看拍了照!但就愣是没注意上面写了什么……


就向着小石丘走,因为没有开好的步道,所以踩着碎石滩,路特别难走。这时候已经晚上7点半了,太阳开始显现出些许黄昏的景象,加上碎石滩非常难走,周围又是各种或奇异或凄厉的鸟叫声,地上还有横七竖八的各种干枯海草海带,目力所及范围内除了我俩没有其他人……不知道这里落日时间的我和杨老师都颇为担心,太阳落山了,我们还没走出山里。两个人紧张地加快了步伐,结果直走到碎石滩尽头才发现,前面没路了?!

我和杨老师一拍脑门(意思是拍对方的脑门):走错了,回去!

又连滚带爬地从碎石滩走回刚才下山的地方……又看到了小牌牌……


我可能是个傻子吧。

然后又回到山上,经过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漫长的跋涉后,8点半左右,我们终于在太阳落山前出了山,此时晚霞美哭了,我们……累哭了。

但依然装出一副“你伤害了我,我一笑而过”的样子拍照留念。

向着希望招手 (背景的晚霞宛如神迹啊……


然而……历史的教训一再告诉我们,做人不要高兴的太早!

虽然出了山,但其实环岛路程还剩下四分之一多,我们已经很累了,打算按照游客中心指的路,抄近道早些回去。地图上显示那条路是从绿地中间穿的,我想着大概是片大草地吧,没多想就朝那边走。

路上晚霞越来越美。


拐到绿地那里才发现……那竟然是片覆盖着树林的小山丘!

这个时候天已经基本黑了。进去,还是不进去,这是个问题。我和杨老师在疲惫和恐惧之间来回做了几次斗争,终于疲惫战胜了恐惧,我们一咬牙一跺脚,打开手机手电筒,毅然决然进了黑漆漆的树林!因为树木很茂密的关系,越往里走越是乌漆吗黑一片,我俩紧张的大气不敢出一口,生怕旁边蹿出只什么凶猛动物把我们吃了。然而你以为这样屏气凝神就能走过去吗?盒盒太天真了。走了近一半的时候,我们发现前面躺着一棵巨大的树,把本来就很窄的路彻底堵死了。两边又是陡坡,就摔下去基本上不来的那种,所以基本翻过去是想都别想的……

那一刻我真是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绝望啊!

最后只能(内心痛苦着)原路返回,然后回到原来的远路上继续走……而此时我已经连续走了三个多小时了……

累得要跪下就算了,因为地广人稀,这边很多路晚上都不太有灯,走着走着竟然还看到路边莫名其妙有一堆火……(其实是人家在开心地野营)

走啊……走啊……抖啊……抖啊……

最后终于摸黑找到车并开到旅店已经十点多,早过了他们的check in时间。当时我想完了这是不是要露宿街头了,结果去接待处一看,虽然门关了,他们直接把钥匙和地图放在一个信封里,信封上写着我们的名字,贴在门上。这……这是不是心也太大了?


总之是非常有惊无险的一天了!

后来苹果的健康管理告诉我,这一天我爬了83层楼……

83层楼!


(btw其实之后几天我渐渐感觉到,这里大概还是很安全的,旅店钥匙经常直接放在桌上的收纳盒里,工作人员下班时如果有住客还没check in,钥匙放信封的情况也很常见,大概这里多少有些路不拾遗的感觉吧…


——Day3——

去往特卡波湖附近的公路旅行Road to Fairlie:“为什么夏天还要穿秋裤啊?”


因为Lake Tekapo(特卡波湖)附近的旅店已经订完了,我们选择住在一个看上去很棒的农场里,并幻想着可以体验一下他们粗放畜牧带的农场生活(我半生的梦想啊!)。农场靠近小镇Fairlie,到Lake Tekapo的车程大概在半小时到一小时之间。


这一天我们完全在路上,从凯库拉开往农场,导航说5个小时,实际上大概开了6个小时。

山里有些路段下雨了,不过总体来说开车不像前一天那么紧张了,一路上车速基本都在80-100码左右,但就这样还在不停地被超车……不由得感慨啊,其实越守规矩就越安全吧,车速快也安全。大概就是自由都是建立在基本规则之上吧,没有规则就没有自由。

路上的风景是平原草场和山地牧场的感觉。


农场的主人大概五十岁上下吧,叫Maureen,Check in的时候她还不在,一间屋子门窗大开着,我们以为是我们的房间。给她发了消息,等了一会,呼呼(真的是呼呼!)开着车来了,告诉我们应该从正门进,然后伸手打开了房门……所以他们出去都不锁门的是伐?


晚饭是Maureen给介绍的餐厅,在Fairlie小镇上(当然去了之后才发现其实他们也就基本这么一家餐厅……),点了烤羊羔腿和三文鱼沙拉,羊腿完全不膻,很好吃。


比较搞笑的是,因为餐厅位子是Maureen电话给我们预定的,我们去了之后,店员告诉我们,她让我们帮她带两个pizza回去……意外地被戳了萌点,喂喂我们很熟吗?而且她和她老公两个人,为什么要吃两个大pizza?!

然后因为我们出发去吃饭前告诉Maureen说想去超市买东西,Maureen让我们先去超市再吃饭,因为这里超市关门早。我们想,9点呗,前两天已经见识过了。但还是先去买了东西再吃饭,吃完饭出来,7点半左右吧大概,一扭头发现超市竟然关门了!我一惊啊说那周末不会不开吧,凑过去一看还是开的,谢天谢地!


不知道是不是山里海拔高再加上下雨的原因,这里特别冷,别说短袖短裤了,穿上外套都觉得冷。最后,我不争气地套上了来时的秋裤,并且在这个所谓的夏天,非常想开暖……还有没有夏天的尊严了啊喂!



——Day4——

库克山和冰川 Road to Mt. Cook & Hiking to Tasman Glacier:“这是我们的第21个结婚纪念日”


恭喜我们!这一天开车越来越放开了,实际行驶时间总算能和导航说的基本差不多了!

开往库克山的路真心美哭,开车也不觉得累,心旷神怡,有种驰骋天地间的快感。

天气有云,冰川和云层交错在一起


进山的路能一直看到冰川,不过这个时候云层有些厚,冰川藏到了云层后面。我们把车停在路边,兴奋地爬到车顶看(ao)风(zao)景(xing)。

这是我


这是杨老师,她站起来了,她高:)



库克山这里有两条能看冰川的步道可以选,时间关系我们选了比较短的一条,在塔斯曼冰川附近(库克山似乎也有直升机可以直接飞到冰川上,但因为我们之后在福克斯冰川附近安排了专门的冰川旅行,所以在这边仅仅走徒步)。

又有一个小插曲,在停车场倒车的时候,旁边的房车正在卸车,其中一个白人阿姨闲着没事,主动过来指挥我们倒车。虽然是件小事,但让我蛮感动,你看,人类明明是有这么多对彼此的善意啊,可我们却到底怎么了?


我们在冰川边上拍照时,一对老夫妇让我们给他们拍照,告诉我们这是他们的第21个纪念日,拍照时候他们带着一点调皮又开心地接吻。幸福inginging~

这一天的风景很漂亮,但更打动我的是路上背包人们脸上的幸福和满足感,那并不是多么强烈的兴奋,它很简单,却是人对于生活还没有丧失期待时最自然的表情。这种表情,我已经很久没见到过了。


——Day5——

特卡波湖和普卡基湖 Lake Tekapo & Pukaki:“水和石头都比我们活的更久”


早上去Fairlie小镇吃了传说中新西兰最好吃的pie,本来看到这种“最”的称号我觉得这……一定是违反广告法的,然而吃过之后才发现,真是名不虚传!


果酱猪肉派上面金黄色的薄片是烤猪皮,好吃到爆炸啊啊啊啊啊!

猪肉果酱派,听起来暗黑但其实炒鸡好吃!


蛋糕的奶油和曾经在澳洲吃过的一样,有弹性,有点像棉花糖。价格也不贵,一个大概就6-8刀,换算成人民币也就三十块左右,分量大,口感也好,从这个角度说其实比国内大部分甜点都便宜了。


吃完饭照旧去超市买上一桶牛奶放车上(当水喝)。

先去了Lake Tekapo(特卡波湖),结果猝不及防遇上大批中国游客……也真的是很好辨认,一大群人吵吵闹闹,穿的花花绿绿,然后争相摆出一副革命姿势拍照……吓得我们绕了一圈就赶紧走了。

因为湖边有熊孩子,躲到草里拍了张杨老师


Lake Pukaki(普卡基湖)其实比Lake Tekapo更大(在我看来)也更漂亮,但不知道为什么游客比较少……可能因为不是专门开发出来的“景点”吧。

但人少是好事。


湖很安静也很干净,我们在湖边坐了一下午,连岸边石头都特别美,有特别的纹路。


本来有些想捡块喜欢的石头带走,但最后想想还是放弃了,这里有种莫名的自然力,虽平和但让我们心生敬畏,觉得应该把石头们留在它们一直在的地方,毕竟在此之前,它们可能已经在这有千万年了。

那天我在票圈发了几句话:

水和石头都比我们活得更久

过去更久,将来也更久

但此刻它们与我们同在

手握的石头,在水流中解放

连同沾染上的皮肤温度一起

被水流侵蚀、净化

然后随同潮汐,抵达天地


然后,你会知道,这是关乎生命的

唯一方式


是当时的真实感受了。


晚上就是住在农场的最后一晚,于是Maureen夫妇带我们体验农场生活(其实就是玩动物啦!)。我问哪些农场是他们的,他们淡定地说,就这个山头,你能看到的地方,都是我们家的……Maureen带我们去喂草泥马(嘴唇好软!),农场里的两只都是公的,我问那他们去哪里找女盆友哇,Maureen说它们都是没有……balls的嗯……Bill表演了牧羊犬赶羊,牧羊犬会听不同的哨子把羊往不同的方向赶,哈哈哈简直是杂技!(我这个没见识的城里人……)

这个区域附近是有名的黑夜保护区,有专门的观星活动。但因为我感冒加上我们白天要早起赶路,所以没有特别安排观星计划。Maureen告诉我们,其实我们住的农场就可以观星,但因为这几天山里云比较多,所以可能看不到了。

觉得有些遗憾。

然而惊喜总是存在。晚上睡前,随意往窗外瞥了一眼,突然看到夜空在闪。于是赶紧披衣出门。

就这样,在离开这片农场的前一夜,我们躺在草地上,看到了南半球的星星。它们很亮很低,看上去离我们很近,好像分分钟要掉下来。又因为密密麻麻,看上去像河流,像云。

莫名觉得很感动。


——碎碎念——

发现写了好多……就先放这些,之后十多天的旅程会继续(慢慢)更,相机里很多好看的图在蠢蠢欲动呐!



看,这就是我!

↓↓↓↓↓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夜与眠的剪辑:我眼里一杆枪,打中你满身的月亮

↓↓↓↓↓